三年问

古文:三年之丧何也?
现代文:守丧三年是根据什么来制定的呢?

古文:曰:称情而立文,因以饰群,别亲疏贵践之节,而不可损益也。
现代文:回答是:是根据与哀情相称而制定的礼文,藉此来表明亲属关系,区别亲疏贵贱的界限,因而是不能任意增减的。

古文:故曰:无易之道也。
现代文:所以说这是不能更改的原则。

古文:创巨者其日久,痛甚者其愈迟,三年者,称情而立文,所以为至痛极也。
现代文:创伤巨大,复原的日子就长;悲痛愈深,平复的时间就慢。守丧三年的规定,就是根据内心哀痛程度而制定的与之相称的礼文,用来表示无以复加的悲痛。

古文:斩衰苴杖,居倚庐,食粥,寝苫枕块,所以为至痛饰也。
现代文:守丧三年,身穿斩衰,手持直杖,住在倚庐,进食稀粥,睡在草苫上,用土块当枕头,凡此种种,都是用来表明内心的巨大哀痛。

古文:三年之丧,二十五月而毕;哀痛未尽,思慕未忘,然而服以是断之者,岂不送死者有已,复生有节哉?
现代文:三年的守丧期限,其实二十五个月就结束了。虽然心中哀痛还没有平息,对父母的思念仍然存在,但丧服要在这个时候除掉,这难道不是守丧有终止的期限,恢复正常的生活也有界限吗?

古文:凡生天地之间者,有血气之属必有知,有知之属莫不知爱其类;今是大鸟兽,则失丧其群匹,越月逾时焉,则必反巡,过其故乡,翔回焉,鸣号焉,蹢躅焉,踟蹰焉,然后乃能去之;小者至于燕雀,犹有啁之顷焉,然后乃能去之;故有血气之属者,莫知于人,故人于其亲也,至死不穷。
现代文:天地之间的一切生物,只要是有血有肉有气息的动物,就一定有知觉。

古文:将由夫患邪淫之人与,则彼朝死而夕忘之,然而从之,则是曾鸟兽之不若也,夫焉能相与群居而不乱乎?
现代文:凡是有知觉的动物,没有不知道爱护自己同类的。就说大的鸟兽吧,如果丧失了自己的同伴,即使过了一个月或一个季节,还要拐回来巡视;经过过去居住的巢穴时,必定要盘旋号叫,或者徘徊良久,然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古文:将由夫修饰之君子与,则三年之丧,二十五月而毕,若驷之过隙,然而遂之,则是无穷也。
现代文:哪怕是燕子、麻雀一类的小鸟,在这种情况下,也要叽叽喳喳地哀鸣一阵,然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古文:故先王焉为之立中制节,壹使足以成文理,则释之矣。然则何以至期也?曰:至亲以期断。
现代文:那么丧期为一年的丧服是根据什么制定的呢?回答是:为某些至亲而不至尊的亲属服丧满一年就应除服。

古文:是何也?
现代文:这是什么道理呢?

古文:曰:天地则已易矣,四时则已变矣,其在天地之中者,莫不更始焉,以是象之也。
现代文:回答是:一年之中,天地已经运行了一周,四季已经循环了一遍,天地之间,万象无不更新,所以制定出一年的丧服来效法它。

古文:然则何以三年也?
现代文: 那为什么有的丧服要到第三年才期满呢?

古文:曰:加隆焉尔也,焉使倍之,故再期也。
现代文:回答是: 是因为死者地位尊贵而特加隆重,于是使丧期延长到双倍时间,所以要服满两年。

古文:由九月以下何也?
现代文: 那么丧期是九月以下的又是何道理呢?

古文:曰:焉使弗及也。故三年以为隆,缌小功以为杀,期九月以为间。
现代文:答道: 因为有的亲属赶不上至亲那么亲,于是丧期也就比不上至亲。 所以五服之中,三年的丧期是最隆重的,绝麻三月和小功五月是最轻的丧服,齐衰一周年和大功九月是二者之间的丧服。

古文:上取象于天,下取法于地,中取则于人,人之所以群居和壹之理尽矣。
现代文:这种规定,上则取法于天,下则取法于地,中间则取法于人情,人们之所以能够集体生活而又和谐一致的道理都表现出来了。

古文:故三年之丧,人道之至文者也,夫是之谓至隆。是百王之所同,古今之所壹也,未有知其所由来者也。
现代文:所以守丧三年是人情中最完美的体现。这种最隆重的礼仪,是历代天子所共同遵循的,是古往今来无人违背的,也不知道究竟已经实行了多么长的时间了。

古文:孔子曰: 生三年,然后免于父母之怀;夫三年之丧,天下之达丧也。
现代文:孔子说: 孩子生下三年以后才能离开父母的怀抱,所以,父母去世,孩子为之服丧三年,这也是普天之下通行的丧礼。

丧大记

古文:疾病,外内皆扫。
现代文:病人病危时,要把寝室内外都打扫干净。

古文:君大夫彻县,士去琴瑟。
现代文:病人是国君、大夫,就要撤去乐悬;是士,也要把琴瑟收藏起来。

古文:寝东首于北牖下。
现代文:让病人头朝东躺在室内北墙下。

古文:废床。彻亵衣,加新衣,体一人。
现代文:废床,为病人脱下脏衣,换上新衣,由四个人分别按住病人的四肢。

古文:男女改服。
现代文:男女改换服装。

古文:属纩以俟绝气。
现代文:在病人的口鼻上放点丝绵,以观察和等待断气。

古文:男子不死于妇人之手,妇人不死于男子之手。
现代文:临终时,男人不用女人侍候,女人也不用男人侍候。

古文:君夫人卒于路寝,大夫世妇卒于适寝,内子未命,则死于下室。
现代文:国君及其夫人都应死在正寝。大夫及其正妻都应死于正寝。卿的妻子如果未得任命,就要死在她自己的住处,然后迁尸于正寝。

古文:迁尸于寝,士士之妻皆死于寝。复,有林麓,则虞人设阶;无林麓,则狄人设阶。
现代文:士和士的妻也都应死于正寝。在为国君招魂时,如其境内有山林则由虞人设梯,如其境内,没有山林则由狄人设梯。

古文:小臣复,复者朝服。
现代文:由国君的近臣招魂。招魂者要身穿朝服。

古文:君以卷,夫人以屈狄;大夫以玄赪,世妇以襢衣;士以爵弁,士妻以税衣。
现代文:为国君招魂所用的衣服,上公用哀服,侯、伯用瞥服,子男用森服;为上公夫人招魂用伟衣,为侯、伯夫人用榆狄,为子、男夫人用屈狄。为大夫用玄衣缥裳,为大夫之妻用檀衣。为士用爵弃服,为士妻用税衣。

古文:皆升自东荣,中屋履危,北面三号,衣投于前,司命受之,降自西北荣。
现代文:招魂者都是从东荣处登梯升屋,一直上到屋脊的正中间,面朝北,挥动着招魂所用的衣服,拉长声调地呼喊三声: 某,回来吧 然后把招魂的衣服卷起来从前檐投下,下面一个人用竹筐接住,招魂者从西北荣下来。

古文:其为宾,则公馆复,私馆不复;其在野,则升其乘车之左毂而复。
现代文:出国访问时死掉的,如果是住在宾馆就招魂,如果是住在卿大夫之家就不招魂。如果是死在半路,就上到其乘车的左毅上招魂。

古文:复衣不以衣尸,不以敛。
现代文:招魂所用的衣服,不再用来穿到死者身上,也不用来做敛衣。

古文:妇人复,不以袡。
现代文:为妇人招魂,不用其嫁时所穿礼服。

古文:凡复,男子称名,妇人称字。
现代文:凡是招魂,男子呼喊其名,妇人则呼喊其字。

古文:唯哭先复,复而后行死事。
现代文:只有哭泣是在招魂之前,其他善后事宜都是在招魂以后进行。

古文:始卒,主人啼,兄弟哭,妇人哭踊。
现代文:国君刚断气,主人哀痛呜咽,其兄弟则放声而哭,妇女们则边哭边跺脚。

古文:既正尸,子坐于东方,卿大夫父兄子姓立于东方,有司庶士哭于堂下北面;夫人坐于西方,内命妇姑姊妹子姓立于西方,外命妇率外宗哭于堂上北面。
现代文:把尸体放正以后,哭位的安排是:孝子跪在尸体的东边,卿、大夫、死者的父辈和兄弟、男姓子孙立在孝子的身后。办理丧事的官员和众士哭于堂下,面向北。夫人跪于尸体的西边。内命妇、国君的姑、姊妹及女姓子孙立在夫人的身后。外命妇和外宗哭于堂上室门之外,面北而立。

古文:大夫之丧,主人坐于东方,主妇坐于西方,其有命夫命妇则坐,无则皆立。
现代文:大夫死,哭位的安排是:孝子跪在尸体东边,孝子的正妻跪在尸体西边。亲属当中的命夫、命妇可以跪,非命夫、命妇则皆立。

古文:士之丧,主人父兄子姓皆坐于东方,主妇姑姊妹子姓皆坐于西方。
现代文:士死,不但孝子可以跪在尸体东边,而且死者的父兄和男姓子孙也可以;不但孝子之妻可以跪在尸体西边,而且死者的姑、姊妹和女姓子孙也可以。

古文:凡哭尸于室者,主人二手承衾而哭。
现代文:凡是在室内哭尸时,孝子都是双手抓住覆尸的被子而哭,表示痛不欲生,要追随死者而去。

古文:君之丧,未小敛,为寄公国宾出;大夫之丧,未小敛,为君命出;士之丧,于大夫不当敛而出。
现代文:国君死,尚未小敛,如果此时有寄公、国宾前来吊唁,孝子要出迎。大夫死,尚未小敛,如桌此时国君派人前来吊唁或送礼,孝子要出迎。

古文:凡主人之出也,徒跣扱衽拊心,降自西阶。
现代文:士死,对于大夫前来吊唁,只要不是正在小敛,孝子就要出迎。凡是孝子出迎的时候,都要光着脚,把衣襟下摆掖在腰带上,捶着胸口,从西阶下堂。

古文:君拜寄公国宾于位;大夫于君命,迎于寝门外,使者升堂致命,主人拜于下;士于大夫亲吊则与之哭;不逆于门外,夫人为寄公夫人出,命妇为夫人之命出,士妻不当敛,则为命妇出。小敛,主人即位于户内,主妇东面,乃敛。
现代文:国君在庭中向着来吊唁的寄公、国宾拜谢。大夫对于国君派来吊唁的使者,要出寝门之外迎接;使者升堂传达国君的旨意,孝子在堂下拜谢。士对于大夫的亲自来吊,孝子只是在西阶之下就位,与大夫皆面东而哭,但不到门外迎接。寄公夫人来吊唁时,国君夫人要出迎。国君夫人派使者来大夫之家吊唁时,大夫的妻子要出迎。士妻只要不是正在忙于小敛,都要出迎前来吊唁的大夫之妻。小敛时,主人在门内的东边就位,面向西;主妇则在门内的西边就位,面向东,这才进行小敛。

古文:卒敛,主人冯之踊,主妇亦如之。
现代文:小敛毕,主人凭尸而号哭跳跃,跳的次数不限。

古文:主人袒说髦,括发以麻,妇人髽,带麻于房中。
现代文:主妇也像主人那样地号哭跳跃。然后,主人袒露左臂,脱去髦,用麻束住发髻。

古文:彻帷,男女奉尸夷于堂,降拜:君拜寄公国宾,大夫士拜卿大夫于位,于士旁三拜;夫人亦拜寄公夫人于堂上,大夫内子士妻特拜,命妇泛拜众宾于堂上。
现代文:大夫、士向来吊的卿、大夫逐一拜谢,对于来吊的士,不管人数多少,只向着他们所站的方位拜三拜。国君的夫人,也在堂上拜谢来吊的寄公夫人。卿大夫的妻子、士的妻子,对于来吊的命妇,在堂上逐一拜谢;对于普通女宾则总的一拜。

古文:主人即位,袭带绖踊─-母之丧,即位而免,乃奠。
现代文:拜过吊宾之后,主人在昨阶下就位,给左臂穿上袖子,腰缠麻带,头戴麻经,号哭跳跃。如果是母亲去世,拜宾之后在昨阶下就位时,不须括发,只须戴免即可。

古文:吊者袭裘,加武带绖,与主人拾踊。
现代文:然后设小敛之奠。从这时起,来吊唁的客人都要袭裘,在吉冠的冠圈上加上麻续,腰束麻带,跟在主人、主妇的后边交替哭踊。

古文:君丧,虞人出木角,狄人出壶,雍人出鼎,司马县之,乃官代哭,大夫官代哭不县壶,士代哭不以官。
现代文:办国君的丧事,由虞人提供烧火的木柴和舀水的勺子,狄人提供壶漏,雍人提供烧水的鼎,司马亲临视察壶漏的安置,然后安排官员轮流值班代哭。办大夫的丧事,只安排官员代哭,不设置壶漏。办士的丧事,由其亲属代哭,不得用官员代哭。

古文:君堂上二烛、下二烛,大夫堂上一烛、下二烛,士堂上一烛、下一烛。
现代文:办国君的丧事,堂上点着两支火把,堂下点着两支火把。办大夫的丧事,堂上点一支火把,堂下点两支。办士的丧事,堂上、堂下都只点一支火把。

古文:宾出彻帷。哭尸于堂上,主人在东方,由外来者在西方,诸妇南乡。
现代文:小敛结束,主人下堂拜谢来吊之宾,待宾走了以后,才撤掉堂上的帷幕。在堂上哭死者的位置是,主人在尸体的东边,面朝西;主妇等妇人在尸体的西边,面朝东。如果此时有奔丧者到家,也在尸的西边哭,主妇等人则向北挪,面向南。

古文:妇人迎客送客不下堂,下堂不哭;男子出寝门见人不哭。
现代文:女习人迎客送客都不一堂,即令下堂迎送,也是只磕头而不哭。男子出寝丫迎宾,不哭。

古文:其无女主,则男主拜女宾于寝门内;其无男主,则女主拜男宾于阼阶下。
现代文:对于来吊的女宾,如果丧家没有主妇,就由主人在寝门内向女宾拜谢;对于来吊的男宾,如果丧家没有主人,就由主妇在昨阶下向男宾拜谢。

古文:子幼,则以衰抱之,人为之拜;为后者不在,则有爵者辞,无爵者人为之拜。
现代文:如果孝子年龄很小,就让他穿上孝服,由别人替他拜谢吊宾。如果孝子因故不在家,对于有爵位的吊宾应说明缘故,对于无爵位的吊宾则由他人代为拜谢。

古文:在竟内则俟之,在竟外则殡葬可也。丧有无后,无无主。
现代文:孝子不在家而在国内的,就等孝子回来主持丧事;如果在国外不能回来,那就只好由别人主持殡葬。总之,丧家绝嗣的情况是有的,丧事无人主持的情况却是没有的。

古文:君之丧:三日,子、夫人杖,五日既殡,授大夫世妇杖。
现代文:办诸侯的丧事,在其死后的三日,其世子及夫人即可拄丧杖;死后五日,已殡,世子授命大夫、世妇可以用丧杖。

古文:子、大夫寝门之外杖,寝门之内辑之;夫人世妇在其次则杖,即位则使人执之。子有王命则去杖,国君之命则辑杖,听卜有事于尸则去杖。
现代文:·世子和大夫,在寝门之外可以以杖拄地,进入寝门则要辑杖;夫人和世妇,在其丧次可以以杖拄地,到堂上就位哭时就要让别人拿住;世子在迎接天子派来吊丧的使臣时要将丧杖暂时丢开,在迎接诸侯派来吊丧的使者时要辑杖,在参与占卜葬日和虞祭以后的祭祀中,也要把丧杖暂时丢开+。

古文:大夫于君所则辑杖,于大夫所则杖。
现代文:大夫在世子居丧的地方要辑杖,在和其他大夫一道在寝门外就位时则可以以杖拄地。

古文:大夫之丧:三日之朝既殡,主人主妇室老皆杖。
现代文:办大夫的丧事,在其死后三天的早晨成殡,然后主人、主妇、室老都可以拄丧杖。

古文:大夫有君命则去杖,大夫之命则辑杖;内子为夫人之命去杖,为世妇之命授人杖。
现代文:主人在迎接国君派来吊丧的使者时要暂时丢开丧杖,在迎接其他大夫派来吊丧的使者时要辑杖。卿大夫之妻在迎接国君夫人派来吊丧 的使者时要暂时丢开丧杖,在迎接世妇派来吊丧的使者时要把丧杖让别人拿住。

古文:士之丧:二日而殡,三日而朝,主人杖,妇人皆杖。
现代文:办士的丧事,在其死后二日成殡,次日早晨,主人可以拄丧杖,妇人都可以拄丧杖。

古文:于君命夫人之命如大夫,于大夫世妇之命如大夫。
现代文:在迎接国君、夫人派来吊丧的使者时,礼数和大夫一样;在迎接大夫及其嫡妻派来吊丧的使者时,礼数也和大夫一样。

古文:子皆杖,不以即位。
现代文:凡庶子都可以用丧杖,但在就哭位时要暂时丢开。

古文:大夫士哭殡则杖,哭柩则辑杖。
现代文:大夫和士,在哭殡期间可以以杖拄地,在将葬起灵之后则要辑杖。

古文:弃杖者,断而弃之于隐者。
现代文:下葬以后就要把丧杖扔掉,为了防止被人裘读,应该把它折断以后扔到偏僻的地方。

古文:始死,迁尸于床,幠用敛衾,去死衣,小臣楔齿用角柶,缀足用燕几,君大夫士一也。
现代文:人断气以后,就在室内南窗下设床并迁尸于上,用敛袅将尸体覆盖,脱去断气时所着之衣,由近臣用角栖撑开死者的上下齿,用燕几把死者的脚加以固定。以上作法,对于国君、大夫、士都适用。

古文:管人汲,不说繘、屈之,尽阶不升堂,授御者;御者入浴:小臣四人抗衾,御者二人浴,浴水用盆,沃水用枓,浴用絺巾,挋用浴衣,如它日;小臣爪足,浴余水弃于坎。
现代文:管人把水从井中打上来,一水桶上的绳子也不解开,而是屈叠起来握在手中,就提着水上堂,上到西阶的最高一个台阶,但不升到堂上,就把水交给侍者。侍者提着水进入室内为死者洗身子。洗时,由四个近臣各拉一个被角把盖尸被抬高,再由两个侍者为死者洗身子。

古文:其母之丧,则内御者抗衾而浴。
现代文:把盆子放在停尸床下承接浴水,用勺子往尸体上浇水。

古文:管人汲,授御者,御者差沐于堂上-─君沐粱,大夫沐稷,士沐粱。
现代文:洗时用细葛巾,擦干尸身用浴衣,这和生前洗身子的作法一徉。由近臣剪脚趾甲。

古文:甸人为垼于西墙下,陶人出重鬲,管人受沐,乃煮之,甸人取所彻庙之西北厞薪,用爨之。
现代文:洗头盆用瓦盆,揩干头发用巾,这和生前洗头的作法一样。由近臣为死者修剪手指甲和胡须。

古文:管人授御者沐,乃沐;沐用瓦盘,挋用巾,如它日,小臣爪手翦须,濡濯弃于坎。
现代文:洗过头的废水也倒到堂下的坑里。为了防止尸体腐败,在国君的停尸床下放个大盘,用以盛冰;在大夫的停尸床下放个夷盘,用以盛冰。

古文:君设大盘造冰焉,大夫设夷盘造冰焉,士并瓦盘无冰,设床襢笫,有枕。
现代文:在士的停尸床下并放两只瓦盘,里边盛水而不盛冰。停尸床上别无他物,只剩一层竹席,以-利透气。停尸床上有枕。

古文:含一床,袭一床迁尸于堂又一床,皆有枕席-─君大夫士一也。
现代文:饭含时用一张床,为死者穿衣时换一张床,把尸体由室内迁到堂上再换一张床,每张床上都有枕头和席子。以上作法,对国君、大夫、士都适用。

古文:君之丧,子、大夫、公子、众士皆三日不食。
现代文:国君刚死,世子、大夫、庶子筛众士都三天不吃饭。

古文:子、大夫、公子食粥,纳财,朝一溢米,莫一溢米,食之无算;士疏食水饮,食之无算;夫人世妇诸妻皆疏食水饮,食之无算。
现代文:三天以后,世子、大夫、庶子只喝稀粥,每天的粮食定量是,早上一溢米,晚上一溢米,随饿随吃,不限顿数。众士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,随饿随吃,不限顿数。国君的夫人、世妇、诸妻也都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,随饿随吃,不限顿数。

古文:大夫之丧,主人室老子姓皆食粥;众士疏食水饮;妻妾疏食水饮。
现代文:大夫刚死,主人、室老、子孙都只喝稀粥,众士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,大夫的妻妾也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。

古文:士亦如之。
现代文:士刚死,主人等人的吃法和大夫刚死时一样。

古文:既葬,主人疏食水饮,不食菜果;妇人亦如之。
现代文:下葬以后,主人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,但不吃蔬菜瓜果;妇人也是这样。

古文:君大夫士一也。
现代文:在这一点上,国君、大夫、士是一样的。

古文:练而食菜果,祥而食肉。
现代文:练祭以后才可以吃蔬菜瓜果,大祥以后才可以吃肉。

古文:食粥于盛不盥,食于篹者盥。
现代文:用杯碗喝稀粥用不着洗手,从竹筐里抓饭吃就得洗手。

古文:食菜以酰酱,始食肉者先食干肉,始饮酒者先饮醴酒。
现代文:吃菜可以用醋酱调拌。开始吃肉时,要先吃干肉。开始饮酒时,要先饮甜酒。

古文:期之丧,三不食;食:疏食水饮,不食菜果,三月既葬,食肉饮酒。
现代文:为丧期是一年的亲属服丧,头兰顿不吃饭。然后可以吃饭了,也只是吃粗米作的饭和喝水,不能吃蔬菜水果。三个月后下葬,下葬以后可以吃肉饮酒。

古文:期终丧,不食肉,不饮酒,父在为母,为妻。
现代文:为丧期是一年的亲属服丧,从头到尾都不可吃肉饮酒的,限于父亲健在而为母服丧,限于为妻服丧。

古文:九月之丧,食饮犹期之丧也,食肉饮酒,不与人乐之。
现代文:为大功亲属服丧的吃饭喝水规定,和为丧期是一年的亲属服丧一样。虽然葬后可以吃肉饮酒,但限于自斟自饮,不可以和他人在一齐饮酒作乐。

古文:五月三月之丧,壹不食再不食可也。
现代文:小功、绍麻亲属刚死,或头两顿、或头一顿不吃就可以了。

古文:比葬,食肉饮酒,不与人乐之。
现代文:在下葬以前,可以吃肉饮酒,只是不要和他人在一齐饮酒作乐。

古文:叔母、世母、故主、宗子食肉饮酒。
现代文:为叔母、伯母、故主、宗子服丧期间,都可以吃肉饮酒。

古文:不能食粥,羹之以菜可也;有疾,食肉饮酒可也。
现代文:在规定喝粥期间,如果很不习惯,用菜羹泡饭吃也可以。如果有病,也允许吃肉喝酒。

古文:五十不成丧,七十唯衰麻在身。
现代文:五十岁以上的人居丧,不必事事都按规定去办。

古文:既葬,若君食之则食之;大夫父之友食之则食之矣。
现代文:七十岁以上的人居丧,只要孝服在身就行,其他方面可以一如常人。葬后,如果国君赐予食品,是可以吃的。如果大夫或父亲生前友好赐予食品,也是可以吃的。

古文:不辟粱肉,若有酒醴则辞。
现代文:赐予的食品中哪怕有粱肉美味,也可以吃;但其中如有酒醛,则要谢绝。

古文:小敛于户内,大敛于阼。
现代文:小敛在寝室门内进行,大敛在堂上当东阶处进行。

古文:君以簟席,大夫以蒲席,士以苇席。
现代文:敛床上铺的席子,国君是覃席,大夫是蒲席,士是苇席。

古文:小敛:布绞,缩者一,横者三。君锦衾,大夫缟衾,士缁衾,皆一。
现代文:小敛的程序:先铺好包扎敛衣和尸体的布带,这种带子,一根是竖着铺,三根是横着铺;然后铺上被子一条:国君是织锦被面,大夫是素帛被面,士是细帛被面;然后再铺上衣服;总共十九套。

古文:衣十有九称,君陈衣于序东;大夫士陈衣于房中;皆西领北上。
现代文:国君的小敛用衣陈放在东堂,大夫、士的小敛用衣都陈放在东房,都是领子朝西,由北往南排列,越靠北的衣服越尊贵。

古文:绞紟不在列。大敛:布绞,缩者三,横者五,布紟二衾。君大夫士一也。
现代文:包扎敛衣和尸体的布带、单层被子不计算在十九套之中。大敛的程序:先铺好包扎敛衣和尸体的布带,竖的三根,横的五根;然后铺上一条单被和两条夹被,在这一点上国君、大夫、士是一样的。

古文:君陈衣于庭,百称,北领西上;大夫陈衣于序东,五十称,西领南上;士陈衣于序东,三十称,西领南上。
现代文:国君的大敛用衣陈列在庭中,共二百套,领子朝北,从西往车排列,越靠西的衣服越尊贵;大夫的大敛用衣陈列在东堂,共五十套,领子朝西,由南往北排列,越靠南的衣服越尊贵;士的大敛用衣也陈列在东堂,共三十套,也是领子朝西,由南往北排列,越靠南的衣服越尊贵。

古文:绞紟如朝服,绞一幅为三、不辟,紟五幅、无紞。
现代文:包扎敛衣和尸体的布带、单被,其布料和朝服布料一样。大敛用的包扎布带,要把一幅宽的布撕成三条,这三条布带的两端就不再撕开。单被用五幅布拚缝,没有被头标志带。

古文:小敛之衣,祭服不倒。君无襚,大夫士毕主人之祭服;亲戚之衣,受之不以即陈。
现代文:小敛所用的十九套衣服中,其他衣服可以倒放,以求平展,只有祭服尊贵,不可倒放。国君的敛衣,不用臣下所赠。大夫和士的敛衣,要先尽着自己的祭服用,祭服用完才可以用他人所赠。大功以上亲属所赠之衣,可以接受,但不用来陈列。

古文:小敛,君大夫士皆用复衣复衾;大敛,君大夫士祭服无算,君褶衣褶衾,大夫士犹小敛也。
现代文:小敛时,国君、大夫、士用的都是著有丝絮的衣被。大敛时,国君、大夫、士的祭服有多少用多少,不限数量;国君用的是不著丝絮的夹衣夹被,大夫、士用的衣被还和小敛时一徉。

古文:袍必有表,不禅,衣必有裳,谓之一称。
现代文:作为敛衣的袍子必须外加罩衣,不能单用袍子;有上衣则必须有下裳,这叫做一套。

古文:凡陈衣者实之箧,取衣者亦以箧升,降者自西阶。
现代文:凡陈列敛衣,都要装在箱子里;凡把陈列的敛衣取走,也都要用箱子。拿取敛衣的人上堂下堂要走西阶。

古文:凡陈衣、不诎,非列采不入,絺绤纻不入。
现代文:凡是陈列敛衣,都不可折叠。杂色衣服不可陈列,盛暑时穿的用细葛布、粗葛布、纷麻布做的贴身衣服也不可陈列。

古文:凡敛者袒,迁尸者袭。
现代文:凡是参与大小敛的人都要袒露左臂,这样才便于做事;凡是参与迁移尸体的人都要穿好袖子,以表恭敬。

古文:君之丧,大胥是敛,众胥佐之;大夫之丧,大胥侍之,众胥是敛;士之丧,胥为侍,士是敛。
现代文:国君的丧事,由太祝主持小敛、大敛,由众祝作其助手。大夫的丧事,由太祝亲临指点,由众祝动手小敛、大敛。

古文:小敛大敛,祭服不倒,皆左衽结绞不纽。
现代文:捆紧敛衣和尸体的布带子要打成死结而不是活扣。

古文:敛者既敛必哭。
现代文:参预装敛的人在装敛完毕之后一定要哭。

古文:士与其执事则敛,敛焉则为之壹不食。
现代文:生前与士曾经共事的人才参与士的小大敛,既然参与了小大敛就为哀悼死者停食一顿。

古文:凡敛者六人。
现代文:装敛工作共需六人。

古文:君锦冒黼杀,缀旁七;大夫玄冒黼杀,缀旁五;士缁冒赪杀,缀旁三。
现代文:国君的韬尸袋,上半截是织锦的下半截是白黑相间的斧形花纹,旁边打七个结。大夫的韬尸袋,上半截是玄色的帛,下半截有白黑相间的斧形花纹,旁边打五个结。士的韬尸袋,上半截是黑色帛,下半截是赤色帛,旁边打三个结。

古文:凡冒质长与手齐,杀三尺,自小敛以往用夷衾,夷衾质杀之,裁犹冒也。
现代文:韬尸袋的上半截,长度总与手齐,下半截长三尺。从小敛以后用夷袅覆尸,夷袅被面的质料和颜色也分上下两半截,和韬尸袋的上下半截一样。

古文:君将大敛,子弁绖,即位于序端,卿大夫即位于堂廉楹西,北面东上,父兄堂下北面,夫人命妇尸西东面,外宗房中南面。
现代文:即将举行国君的大敛,世子头戴弃经在东序南端就位;卿、大夫在堂的南沿东楹以西就位,都面向北,以东边为上位;未仕的父辈兄辈族人在堂下就位,也都面向北,以东边为上位;夫人和内命妇在尸体西边就位,面向东;外宗在西房中就位,面向南。

古文:小臣铺席,商祝铺绞紟衾衣,士盥于盘,上士举迁尸于敛上。
现代文:由小臣在昨阶上铺好敛席,然后由商祝依次铺上绞、纷、袅、衣,然后丧祝开始在盘子上洗手,抬起尸体,挪放到铺好的大敛衣服上。

古文:卒敛,宰告,子冯之踊,夫人东面亦如之。
现代文:大敛结束,总管向世子报告,世子就抱着尸体痛哭,跳起跺脚。

古文:大夫之丧,将大敛,既铺绞紟衾衣。
现代文:夫人在尸体西边,面向东,也像世子那样地痛哭跺脚。

古文:君至,主人迎,先入门右,巫止于门外,君释菜,祝先入升堂,君即位于序端,卿大夫即位于堂廉楹西,北面东上;主人房外南面,主妇尸西,东面。
现代文:办大夫的丧事,将要大敛,绞、纷、表、衣都已经铺好,国君突然在此刻来吊,主人就要马上到大门外迎接。主人先进门,站在门内西边恭候国君进门。国君把随同而来的巫留到门外,祭过门神,随同国君而来的祝先进门,登堂;国君进门以后,登堂就位于东序的南端;卿、大夫在堂的南沿东楹以西就位,面都朝北,以东边为上位;主人站在东房之外,面向南;主妇仍在尸体西边,面向东。

古文:迁尸,卒敛,宰告,主人降,北面于堂下,君抚之,主人拜稽颡,君降、升主人冯之,命主妇冯之。
现代文:此时,才将尸体抬起挪动到刚才已经铺好的大敛衣服上面。大敛结束,总管向主人报告,主人就下堂,面北而立,待君下堂。国君抚摩一下尸体,表示君臣从此永别,主人磕头拜谢。国君下得堂来,命主人升堂凭尸,命主妇升堂凭尸。

古文:士之丧,将大敛,君不在,其余礼犹大夫也。
现代文:办士的丧事,在即将大敛时,由于士的地位低下,国君是不会赏光前往的;除此而外,其余的礼数都和大夫一样。

古文:铺绞紟,踊;铺衾,踊;铺衣,踊;迁尸,踊;敛衣,踊;敛衾,踊;敛绞紟,踊。
现代文:在大敛过程中,在铺绞、纷时,孝子要跳起跺脚;在铺被子时,孝子要跳起跺脚;在铺敛衣时,孝子要跳起跺脚;在挪动尸体时,孝子要跳起跺脚;在用敛衣裹尸时厂孝子要跳起跺脚;在用敛被裹尸时,孝子要跳起跺脚;在束紧裹尸的布带与单被时,孝子要跳起跺脚。

古文:君抚大夫,抚内命妇;大夫抚室老,抚侄娣。
现代文:大敛结束以后,国君抚摸大夫尸体的心口,抚摸内命妇的心口;大失则抚摸室老的心口,抚摸侄娣的心口。

古文:君大夫冯父母、妻、长子,不冯庶子;士冯父母、妻、长子、庶子,庶子有子,则父母不冯其尸。
现代文:国君、大夫要趴在父、母、妻、长子的尸体上痛哭,但不可趴在庶子的尸体上痛哭。士可以趴在父、母、妻、长子、庶子的尸体上痛哭;如果庶子有子,则庶子的父母就不趴在他的尸体上痛哭。

古文:凡冯尸者,父母先,妻子后。
现代文:凡是举行凭尸之礼时,由父母先凭,妻子后凭。

古文:君于臣抚之,父母于子执之,子于父母冯之,妇于舅姑奉之,舅姑于妇抚之,妻于夫拘之,夫于妻于昆弟执之。
现代文:凭尸的方式因人而异,具体说来:国君对于臣下是以手抚按尸心部位的衣服而哭,父母对于儿子是抓紧尸心部位的衣服而哭,儿子对于父母是伏在尸体心口部位而哭,媳妇对于公婆是捧着尸心部位的衣服而哭,公婆对于媳妇是抚按尸心部位的衣服而哭,妻子对于丈夫是扯着尸心部位的衣服而哭,丈夫对于妻子和他的兄弟,是抓紧心口部位的衣服而哭。

古文:冯尸不当君所。
现代文:凡凭尸时,国君已经抚按过的地方要避开。

古文:凡冯尸,兴必踊。
现代文:凡凭尸而哭都是跪姿,立起身后一定要跳起跺脚以发泄其哀痛。

古文:父母之丧,居倚庐、不涂,寝苫枕块,非丧事不言。
现代文:居父母之丧,始死,孝子住在倚庐里,倚庐的棚顶不涂泥,孝子就睡在里边铺的草苫上,用土块当枕头,不说与丧事无关的话。

古文:君为庐宫之,大夫士襢之。
现代文:国君的倚庐,其外有一圈帷布围绕,作用如同宫墙;大夫、士的倚庐,其外就没有什么东西围绕。

古文:既葬柱楣,涂庐不于显者。
现代文:葬过父母之后,就可以把卧地之媚用柱子支起来,把倚庐的内壁涂上泥。

古文:君、大夫、士皆宫之。
现代文:此时,国君、大夫、士的倚庐之外就都有帷帐围绕。

古文:凡非适子者,自未葬以于隐者为庐。
现代文:凡不是嫡子的庶子,从一开始也住倚庐,但倚庐要设在比较隐蔽的地方,不可像嫡子的倚庐那祥引人注目。

古文:既葬,与人立:君言王事,不言国事;大夫士言公事,不言家事。
现代文:葬毕,孝子可以与人并立,但还不可扎堆;孝子是国君的可以谈及天子的事情,但不可谈及本国之事;孝子是大夫、士的可以谈及国君的事,但不可谈及自家的事。

古文:君既葬,王政入于国,既卒哭而服王事;大夫、士既葬,公政入于家,既卒哭、弁绖带,金革之事无辟也。
现代文:孝子是国君的,葬后,天子的政令就又可以畅通于本国了;卒哭以后,就可以为天子奔走效劳了。孝子是大夫、士的,葬后,国君的命令又要照常执行;卒哭以后,就是遇到打仗的事也不可推辞。

古文:既练,居垩室,不与人居。
现代文:练祭之后,服三年之丧的孝子就可以迁居垄室,不和别人住在一起。

古文:君谋国政,大夫、士谋家事。
现代文:此时,是国君的可以谋划国事,是大夫、士的可以谋划家事。

古文:既祥,黝垩。
现代文:大祥以后,孝子搬进经过粉刷的殡宫居住。

古文:祥而外无哭者;禫而内无哭者,乐作矣故也。
现代文:这样一来大祥以后在殡宫门外就听不到孝子的哭声了;樟祭以后可以除去孝服,这样一来殡宫之内就听不到孝子的哭声了,因为已经可以奏乐了。

古文:禫而从御,吉祭而复寝。
现代文:樟祭以后可以让妻妾服侍,因为吉祭以后孝子就搬回自己的寝室去住了。

古文:期居庐,终丧不御于内者,父在为母为妻;齐衰期者,大功布衰九月者,皆三月不御于内。
现代文:服丧一年而住倚庐,并且在服丧期内始终不可让妇人侍寝的,只适用于父在为母和丈夫为妻这两种本应三年而降为齐衰一年的人。为大功亲属服丧的期限是九个月,头三个月不可让妇人侍寝。

古文:妇人不居庐,不寝苫。
现代文:居丧期间,妇人不住倚庐,不睡在草苫子上。

古文:丧父母,既练而归;期九月者,既葬而归。
现代文:妇人遇到自己父母的丧事,就在娘家住到练祭以后再回婆家;如果娘家去世的是期亲或大功之亲,那就在下葬以后即回婆家。

古文:公之丧,大夫俟练,士卒哭而归。
现代文:为国君服丧,异姓的大夫要等到练祭以后才可回家,异姓的士要等到卒哭以后才可回家。

古文:大夫、士父母之葬,既练而归。朔月忌日,则归哭于宗室。
现代文:身份是庶子的大夫、士,在滴长子家中为父母守丧,等到练祭以后就可以回到自己家里;只是在每逢初一和忌日时,应再回到嫡长子家去哭祭。

古文:诸父兄弟之丧,既卒哭而归。
现代文:为伯父、叔父、兄弟守丧,在卒哭以后就可以回家。

古文:父不次于子,兄不次于弟。
现代文:作父亲的不在庶子家里搭棚守丧,作哥哥的不在弟弟家里搭棚守丧。

古文:君于大夫、世妇大敛焉;为之赐则小敛焉。
现代文:一般情况下,国君只参加大夫、世妇的大敛;如果特别赏脸,就连小敛也参加。

古文:于外命妇,既加盖而君至。
现代文:国君对外命妇的吊唁,要在棺材加上盖子以后才到场。

古文:于士,既殡而往;为之赐,大敛焉。
现代文:国君吊士之丧,一般情况下是成殡以后再去;如果特别赏脸,就连大敛也前往。

古文:夫人于世妇,大敛焉;为之赐,小敛焉。
现代文:国君夫人对于世妇,一般情况下只参加其大敛;如果格外赏脸,就连小敛也参加。

古文:于诸妻,为之赐,大敛焉。
现代文:夫人对于诸妻,在格外赏脸的情况下才亲临其大敛。

古文:于大夫外命妇,既殡而往。
现代文:夫人对大夫和外命妇的吊唁,都是在成殡以后前往。

古文:大夫、士既殡而君往焉,使人戒之,主人具殷奠之礼,俟于门外。
现代文:大夫、士已经入殡,如果此刻国君前去吊丧,要派人通知丧家。

古文:见马首,先入门右,巫止于门外,祝代之先,君释菜于门内。
现代文:主人接到通知后,感到非常荣幸,就要备下丰盛的奠礼准备祭告亡灵。然后在门外恭候,一见到国君乘车的马首:就先进门,立在门右。国君把随行的巫留在门外,由祝代巫在前领路。

古文:祝先升自阼阶,负墉南面。
现代文:国君在门内祭祀门神,祝先从东阶上堂,背靠北墙,面南而立。

古文:君即位于阼。小臣二人执戈立于前,二人立于后。
现代文:此时国君在东阶上就位,两个近臣持戈立在国君身前,另外两个近臣持戈立在国君身后,以避邪气。

古文:摈者进,主人拜稽颡。
现代文:赞礼者命主人拜谢,主人于是在堂下面向北磕头拜谢。

古文:君称言,视祝而踊,主人踊。
现代文:国君说些慰问的话,并根据祝的示意跳起跺脚。主人也跟着哭泣跺脚。

古文:大夫则奠可也。士则出俟于门外,命之反奠,乃反奠。
现代文:此时,如果丧家是大夫,就可以接着举行殷奠祭告亡灵了;如果丧家是士,主人就要先到门外等着拜送国君,等到国君命他返回举行殷奠,他才返回举行殷奠。

古文:卒奠,主人先俟于门外,君退,主人送于门外,拜稽颡。
现代文:奠毕,主人要先到门外等候,在国君离去时,主人送到门外,磕头拜谢。

古文:君于大夫疾,三问之,在殡,三往焉;士疾,壹问之,在殡,壹往焉。
现代文:大夫在病重期间,国君要去探望三次;大夫在停殡期间,国君要去吊丧三次。士在病重期间,国君要去探望一次;在停殡期间,要去吊丧一次。

古文:君吊则复殡服。夫人吊于大夫、士,主人出迎于门外,见马首,先入门右。
现代文:国君在殡后去吊丧时,主人要脱去孝服,重新改为殡前未成服时的打扮。国君夫人到大夫、士的家里吊丧,主人要到门外迎接,一见到夫人乘车的马首,就先进门,立在门右。

古文:夫人入,升堂即位。
现代文:夫人入门,升堂就位。

古文:主妇降自西阶,拜稽颡于下。夫人视世子而踊。
现代文:主妇从西阶下堂,在堂下面向夫人磕头拜谢。

古文:奠如君至之礼。
现代文:夫人在女祝的示意下哭踊。设奠的礼仪和国君来吊时一样。

古文:夫人退,主妇送于门内,拜稽颡;主人送于大门之外不拜。
现代文:夫人临走时,主妇送到门内,磕头拜谢;主人则要送到大门之外,就不用再磕头拜谢了。

古文:大夫君不迎于门外。
现代文:大夫到其家臣家里吊丧,家臣不必到门外迎接。

古文:入即位于堂下。主人北面,众主人南面;妇人即位于房中。
现代文:大夫进得门来,在昨阶下就位,面朝西;主人立在大夫之南,面向北;众庶子面向南;主妇等女辈在东房中就位。

古文:若有君命,命夫命妇之命,四邻宾客,其君后主人而拜。
现代文:大夫来吊丧时,如果碰上国君派使者、命夫命妇派使者、或四邻来吊丧,大夫就让主人站在自己身后,自己先代表主人向吊宾拜谢,然后主人再拜谢。

古文:君吊,见尸柩而后踊。
现代文:国君吊丧,要见到尸体或灵枢以后再哭踊。

古文:大夫、士若君不戒而往,不具殷奠;君退必奠。
现代文:大夫、士在国君来吊丧时,如果事前未得到通知,仓促之中也办不来殷奠,那就只有在国君离去之后,立即设奠,祭告亡灵。

丧服四制

古文:凡礼之大体,体天地,法四时,则阴阳,顺人情,故谓之礼。
现代文:凡是礼的大纲,都是依据天地,取法四季,顺乎阴阳,顺应人情的,所以才叫做礼。

古文:訾之者,是不知礼之所由生也。
现代文:那些低毁礼的人,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礼是从哪里产生的。

古文:夫礼,吉凶异道,不得相干,取之阴阳也。
现代文:礼有吉礼、凶礼各不相同、互不牵连,这是取法阴阳互不相干而设置的。

古文:丧有四制,变而从宜,取之四时也。
现代文:丧服有四条原则,因时制宜地采取其中某条原则,就是取法于四时。

古文:有恩有理,有节有权,取之人情也。
现代文:在四条原则中,有恩情的原则,有义理的原则,有节限的原则,有变通的原则,就是取法于人情。

古文:恩者仁也,理者义也,节者礼也,权者知也。
现代文:有恩情,是仁的表现;有义理,是义的表现;有节限,是知礼的表现;有变通,是智的表现。

古文:仁义礼智,人道具矣。
现代文:仁义礼智都有了,做人的道德也就齐备了。

古文:其恩厚者,其服重;故为父斩衰三年,以恩制者也。
现代文:对自己恩情深厚的人,为他服重丧,所以为父亲服斩衰三年,这就是从恩情上来规定的。

古文:门内之治,恩掩义;门外之治,义断恩。
现代文:为有血缘关系的人服丧,恩情掩盖了义理;在社会关系中,义理制约了恩情。

古文:资于事父以事君,而敬同,贵贵尊尊,义之大者也。
现代文:以侍奉父亲的态度来侍奉君,把对二者的敬爱拉平。家臣尊敬卿大夫,臣民尊敬天子、诸侯,这是义中的头等大事。

古文:故为君亦斩衰三年,以义制者也。
现代文:所以,天子、诸侯、卿大夫死了,作为他的臣民或家臣也要服斩衰,守丧三年。这是以理智原则为依据的。

古文:三日而食,三月而沐,期而练,毁不灭性,不以死伤生也。
现代文:父母之丧,三天以后才吃粥,三个月后才洗头,一年以后就可以改戴练冠,悲伤憔悴但不能危急生命,不能因为死者而伤害生存的人。

古文:丧不过三年,苴衰不补,坟墓不培;祥之日,鼓素琴,告民有终也;以节制者也。
现代文:丧期最长也不超过三年,斩衰丧服破了也不再补,坟头不再添土,到了大祥就可以弹奏素琴,用来告诉人们守丧结束了,这表示有一定的节制。

古文:资于事父以事母,而爱同。
现代文:以侍奉父亲的态度来侍奉母亲,对二者的亲爱程度是相同的。

古文:天无二日,土无二王,国无二君,家无二尊,以一治之也。故父在,为母齐衰期者,见无二尊也。
现代文:但是因为天无二曰,地无二王,国无二君,家无二主,都由一人统一治理,所以父亲健在时母亲去世,那就只能降服齐衰,丧期一年,表明家无二主的道理。

古文:杖者何也?
现代文:服丧者为什么要拄着丧杖呢?

古文:爵也。
现代文:因为服丧者是有爵位的人。

古文:三日授子杖,五日授大夫杖,七日授士杖。
现代文:国君去世,第三天授给太子丧杖,第五天授给大夫丧杖,第七天授给士丧杖。

古文:或曰担主;或曰辅病,妇人、童子不杖,不能病也。
现代文:有的人没有爵位为什么也拄着丧杖呢?据说是因为他是嫡子,担任丧主,须要主持丧礼。有的人不是嫡子为什么也拄着丧杖呢?

古文:百官备,百物具,不言而事行者,扶而起;言而后事行者,杖而起;身自执事而后行者,面垢而已。
现代文:据说是,他们虽然不是嫡子,但为父母之丧哀痛太甚,因而致病,须要用杖来扶持病体。女孩子、男孩子不用拄杖,因为他们年龄还小,哀痛不深,不会生病。

古文:秃者不髽,伛者不袒,跛者不踊。老病不止酒肉。凡此八者,以权制者也。
现代文:办丧事所需要的各色人等一应齐备,所需要的各种物品也应有尽有,丧主不用发话就把事情办了,这样的丧主可以哀痛得厉害些,哀痛到别人搀扶才能站起。

古文:始死,三日不怠,三月不解,期悲哀,三年忧恩之杀也。
现代文:其次一等,事事都要等待丧主发话才能办理,这样的丧主哀痛就要减轻些,哀痛到自己拄着丧杖站起。

古文:圣人因杀以制节,此丧之所以三年。
现代文:再次一等,事事都要丧主亲自动手才能办理,这样的丧主哀痛就要更轻些,只要蓬头垢面就够意思了。

古文:贤者不得过,不肖者不得不及,此丧之中庸也,王者之所常行也。
现代文:圣人就根据这哀痛的逐渐递减来制定礼,这就是为什么丧期一定要规定成三年。这个限度,孝心再重的人也不准超过,忤逆不孝的人也不准达不到限度。这是丧礼中的折衷之处,历代君王也都是照此实行的。

古文:《书》曰: 高宗谅闇,三年不言 ,善之也;王者莫不行此礼。
现代文:《尚书》上说: 殷高宗居庐守丧,三年不过问政事。 这是赞美他。

古文:何以独善之也?
现代文:历代君王,莫不照此规矩办事,为什么唯独赞美他呢?

古文:曰:高宗者武丁;武丁者,殷之贤王也。
现代文:回答是:殷高宗就是武丁,武丁是殷代的贤王,即位以后就专心守丧。

古文:继世即位而慈良于丧,当此之时,殷衰而复兴,礼废而复起,故善之。
现代文:在他即位期间,殷族才由衰败转为兴盛,礼也由废弛转向盛行,所以夸奖他。

古文:善之,故载之书中而高之,故谓之高宗。
现代文:因为要赞美他,所以特地在《尚书》中记载此事并加以赞扬,所以称他为 高宗 。

古文:三年之丧,君不言,《书》云,此之谓也。然而曰 言不文 者,谓臣下也。
现代文:守丧三年,天子、 殷高宗居庐守丧,诸侯不用发话就把事情办了,三年不谈国事 ,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然而《孝经》却说 孝子在居丧期间,说话不讲究修辞 ,似乎和《尚书》讲的有点矛盾,那是针对臣下而说的。

古文:礼:斩衰之丧,唯而不对;齐衰之丧,对而不言;大功之丧,言而不议;缌小功之丧,议而不及乐。
现代文:按照礼的规定,居丧的人在和他人交往时,如果是斩衰之丧,那就只发出 欸欸 的声音而不回答别人的问话;如果是齐衰之丧,那就可以回答别人的问话,但不可主动说话;如果是大功之丧,那就可以主动问人,但不可以发表议论;如果是绍麻、小功之丧,那就可以发表议论,但还不可谈笑风生。

古文:父母之丧,衰冠绳缨菅屦,三日而食粥,三月而沐,期十三月而练冠,三年而祥。
现代文:为父母服丧,要身穿孝服,头戴孝帽,帽带用麻绳编成,脚穿草鞋,三天以后才能喝点粥,三个月后才能洗头,满一年后的第十三个月才戴练过的麻布冠,满了两年举行了大祥祭以后才过正常的生活。

古文:比终兹三节者,仁者可以观其爱焉,知者可以观其理焉,强者可以观其志焉。
现代文:到了这三个阶段都完成以后,是仁者就可看到他的爱心,是智者就能看到他的理性,是强者就能看到他的毅力。

古文:礼以治之,义以正之,孝子弟弟贞妇,皆可得而察焉。
现代文:用礼来治理丧事,用义来指导守丧的行动,是否是孝顺的儿子,仁爱的兄弟,贞洁的妇女,都可以从中看出来。

丧服小记

古文:斩衰,括发以麻;为母,括发以麻,免而以布。
现代文:孝子为父亲服丧穿斩衰丧服,未成服前,用麻括发。母亲死,先用麻括发,然后改用麻布免。

古文:齐衰,恶笄以终丧。男子冠而妇人笄,男子免而妇人髽。
现代文:媳妇为公婆服丧穿齐衰丧服,用榛木的枝条作发笄,并系上麻带,一直到服丧结束才除掉。成年人平时的装束,男人有冠,妇女有笄。到服丧的时候,男子用 免 ,女子用 髽 。

古文:其义:为男子则免,为妇人则髽。
现代文:它们的具体含义是:作为男子就用 免 ,作为妇女就用 髽 ,以示区别。

古文:苴杖,竹也;削杖,桐也。
现代文:为父亲服丧用的哭丧棒叫苴杖,是竹子做的;为母亲服丧用的哭丧棒叫削杖,是桐木削成的。

古文:祖父卒,而后为祖母后者三年。
现代文:祖父先死,而后祖母又死,在这种情况下,承重的嫡孙要为祖母服丧三年。

古文:为父母,长子稽颡。大夫吊之,虽缌必稽颡。
现代文:父母丧失长子,或长子失去父母,在宾客来吊孝时,丧主都要行稽颗之礼。

古文:妇人为夫与长子稽颡,其余则否。男主必使同姓,妇主必使异姓。为父后者为出母无服。
现代文:由父亲往上,血缘关系愈远,亲情愈薄,丧服愈轻;由儿子往下,血缘关系愈远,亲情愈薄,丧服愈轻;在旁系亲属中,和自己血缘关系愈远,亲情愈薄,丧服愈轻。

古文:亲亲,以三为五,以五为九。上杀,下杀,旁杀,而亲毕矣。
现代文:这样向上逐代减损,向下逐代减损,向旁逐代减损,亲情关系就完结了。

古文: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,以其祖配之,而立四庙。
现代文:按照礼的规定,不是天子就不能举行谛祭。天子举行谛祭,是祭诞生其始祖的天帝,并且以其始祖配享,立四亲庙。

古文:庶子王,亦如之。
现代文:即令是庶子继承王位,其祭天、立庙之礼也是如此。

古文:别子为祖,继别为宗,继祢者为小宗。
现代文:别子为其后裔之始祖,继承别子的嫡长子是大宗,继承别子之庶子的是小宗。

古文:有五世而迁之宗,其继高祖者也。
现代文:有五世而迁之宗,即小宗,因为小宗四世亲尽,不可能继续祭祀高祖之父。

古文:是故,祖迁于上,宗易于下。
现代文:因此,高祖的庙迁动于上,而继你的宗同时变易于下。

古文:尊祖故敬宗,敬宗所以尊祖祢也。
现代文:因为尊祖,所以才尊敬嫡长子,而尊敬嫡长子正是尊重祖称的具体表现。

古文:庶子不祭祖者,明其宗也。
现代文:庶子之所以不祭祖,就是要表明这件事该由嫡长子来做。

古文:庶子不为长子斩,不继祖与祢故也。
现代文:作父亲的是庶子,就不能为其长子服丧三年,道理就在于庶子不是祖称的正体。

古文:庶子不祭殇与无后者,殇与无后者从祖祔食。庶子不祭祢者,明其宗也。
现代文:庶子不祭祀未成年而死者与没有后嗣者,因为这两种人都是附属在祖庙中受食,而庶子没有资格祭祀祖庙。

古文:亲亲尊尊长长,男女之有别,人道之大者也。从服者,所从亡则已。属从者,所从虽没也服。
现代文:凡从服的,如果所跟从的人已经死了,就不需要从服了。但如果是有间接亲属关系的从服,即使所跟从的人已死,仍然要服丧。

古文:妾从女君而出,则不为女君之子服。
现代文:如果媵妾随着主妇被遗弃而离开夫家,就不再为主妇的儿子服丧。

古文:礼不王不禘。
现代文:依照礼的规定,不是天子就不能举行禘礼。

古文:世子不降妻之父母;其为妻也,与大夫之适子同。
现代文:诸侯的嫡长子不因地位高贵而减轻为岳父母的丧服;如果是为自己的妻子服丧,所用丧服与大夫的嫡子为妻所服丧服相同。

古文:父为士,子为天子诸侯,则祭以天子诸侯,其尸服以士服。
现代文:父亲生前的爵位是士,而儿子却当了天子或诸侯,那就可以用天子或诸侯的祭礼祭祀父亲,但尸还是穿士的服饰。

古文:父为天子诸侯,子为士,祭以士,其尸服以士服。
现代文:父亲是天子或诸侯,而儿子只是个士,就只能用士礼祭祀,尸的服饰也是士服。

古文:妇当丧而出,则除之。为父母丧,未练而出,则三年。
现代文:反过来,父亲生前贵为天子或诸侯,而儿子今天却沦落为士,那就应该以士礼来祭祀其父,而代替亡父受祭的尸也只能穿士服。

古文:既练而出,则已。未练而反,则期;既练而反,则遂之。再期之丧,三年也;期之丧,二年也。
现代文:作为媳妇,在为公婆服丧期间被丈夫休弃,因为恩断义绝,所以也就不再继续为公婆服丧。

古文:九月七月之丧,三时也;五月之丧,二时也;三月之丧,一时也。故期而祭,礼也;期而除丧,道也。祭不为除丧也。三年而后葬者必再祭,其祭之间不同时而除丧。
现代文:如果是为娘家的父母服丧,有下列几种情况:如果是在练祭之前被丈夫休弃,那就应该和自己的娘家兄弟一样服丧三年;如果是在练祭之后被丈夫休弃,因为本应服的期丧已经服满,就不须要再为父母服丧;如果是在练祭之前又被丈夫召回,那就按常规为父母服期?

古文:大功者主人之丧,有三年者,则必为之再祭。
现代文:如果是在练祭之后才被丈夫召回,那就要像未出嫁的闺女那样,为父母服满三年。服丧满两年,就算三年。服丧满一年,就算两年。

古文:朋友,虞祔而已。
现代文:服丧九个月或七个月,都算三个季节。

古文:士妾有子,而为之缌,无子则已。
现代文:服丧五个月,就算两个季节。服丧三个月,算一个季节。

古文:生不及祖父母诸父昆弟,而父税丧,己则否。降而在缌小功者,则税之。为君之父母、妻、长子,君已除丧而后闻丧,则不税。
现代文:这是说服丧的长短与岁时之气是相应的。所以服满一年或者两年的时候,都要祭祀死者,这是依礼行事;祭祀后可以逐渐出去丧服,妇人可以除去腰纽,这是合乎道义的事情,不能认为是因为要除丧服才祭祀的。

古文:近臣,君服斯服矣;其余,从而服,不从而税。
现代文:如果孝子未能及时葬亲,是在停枢三年以后才举行埋葬,那也要按规矩举行小祥、大祥之祭,而且小祥、大祥之祭要隔开,不可放在同一个月,然后才除去丧服。

古文:君虽未知丧,臣服已。虞,杖不入于室;祔,杖不升于堂。为君母后者,君母卒,则不为君母之党服。
现代文:如果自己与死者是大功之亲而为之主持丧事,而死者尚留有遗婿及幼子这些服三年丧的亲属,那就要在为死者举行了二祥之祭以后才除去丧服。如果为朋友主持丧事,因为朋友不是亲属,只有同道的情谊,所以可以在虞祭、衬祭之后就除去丧服。对于士来说,如果妾为其生有儿子,就为她服细麻之丧,不然的话就不为她服丧。

古文:绖杀五分而去一,杖大如绖。妾为君之长子与女君同。除丧者,先重者;易服者,易轻者。
现代文:父亲仕于他邦,自己也生于他邦,由于路途遥远,从未在生前见到过住在本国的祖父母、伯父和叔父、叔伯兄弟,等到这些亲属去世的噩耗传来时,已经过了丧期,在这种情况下,父亲应该追服丧服,而自己就可不必了。如果本来是齐衰、大功之亲,因故降为小功、绍麻丧服者,则应追服丧服。

古文:无事不辟庙门。
现代文:作为臣子,应为国君的父亲、母亲、嫡妻、长子服丧,但由于臣子出使他国,久留未归,等到臣子得知国君上述亲属凶讯时,国君本人早已除丧,在这种情况下,臣子就不再追服丧服。

古文:哭皆于其次。
现代文:如果国君出访久而未归,等到回国后才闻知上述亲属凶讯,在这种情况下,国君要迫服丧服,国君的随从之臣也要跟着追服丧服;至于其他臣子,在丧期之内就跟着服丧,过了丧期的就不再跟着追服。

古文:复与书铭,自天子达于士,其辞一也。
现代文:至于昼夜无时之哭,则皆在倚庐之中。

古文:男子称名,妇人书姓与伯仲,如不知姓则书氏。
现代文:招魂时所喊的和明族上所写的,自天子至于士,其文辞都是一样的:男的,称呼其名;女的写上她的姓与排行,如不知姓,就写上她的氏。

古文:斩衰之葛与齐衰之麻同。
现代文:斩衰丧服在卒哭后要改服的葛绖,其粗细与齐衰丧服在卒哭前所服的麻绖相同。

古文:齐衰之葛与大功之麻同。
现代文:齐衰丧服卒哭后所服的葛绖,其粗细与大功丧服卒哭前所服麻绖相同。

古文:麻同,皆兼服之。报葬者报虞,三月而后卒哭。
现代文:葛绖、麻绖的宽度相同,所表示的丧服轻重也相同,所以遭双重丧事的人兼服麻绖与葛绖。提前入葬就要提前举行虞祭,但必须等到三个月之后才举行卒哭祭祀。

古文:父母之丧偕,先葬者不虞祔,待后事。
现代文:如果父母同时死亡,应先埋葬母亲,但葬后不举行虞祭和祔祭,要等父亲入葬以后,再先为父后为母举行虞祭和祔祭。

古文:其葬,服斩衰。
现代文:葬母时因父亲未葬,仍须服斩衰丧服。

古文:大夫降其庶子,其孙不降其父。
现代文:大夫为他的庶子服丧要降为大功丧服;但庶子的儿子为父亲服丧不能降低等级。

古文:大夫不主士之丧。
现代文:大夫不为士主持丧事,因为二者尊卑悬殊。

古文:为慈母之父母无服。
现代文:不为慈母的父母服丧。

古文:夫为人后者,其妻为舅姑大功。
现代文:如果丈夫过继给别人为后嗣,那么他的妻子就只能为其本生父母服大功。

古文:士祔于大夫则易牲。继父不同居也者;必尝同居。皆无主后。同财而祭其祖祢为同居;有主后者为异居。
现代文:继父没有大功的亲属,随母改嫁而来到继父家的儿子也没有大功亲属,继父以其货财为此子建造庙宇,使他可以按时祭祀自己的生身父祖,这才叫同居;如果继父有大功以上的亲属为之主持后事,那就叫异居。

古文:哭朋友者于门外之右南面。
现代文:哭吊朋友时,应站在朋友寝门外的西边,面朝南。

古文:祔葬者不筮宅。士大夫不得祔于诸侯,祔于诸祖父之为士大夫者,其妻祔于诸祖姑,妾祔于妾祖姑;亡则中一以上而祔。祔必以其昭穆。
现代文:柑葬于祖莹时用不着再占览墓地的吉凶,因为当初已经卜笙过了。士、大夫不能衬葬于曾经做过诸侯的祖父的墓旁,只能柑葬在做过士、大夫的叔伯祖父墓旁;士夕、大夫的妻子也只能衬葬在做过士、大夫的叔伯祖父的妻子的墓旁,士、大夫的妾也只能柑葬在做过士、大夫的叔伯祖父的妾的墓旁。如果没有适于衬葬的祖辈,就可以间隔一辈而上柑于高祖,其道理就在于柑葬一定要按照昭穆顺序。

古文:诸侯不得祔于天子,天子、诸侯、大夫可以祔于士。
现代文:诸侯不能衬葬于当过天子的祖父,但天子、诸侯、大夫能够柑葬于当过士的祖父。

古文:为母之君母,母卒则不服。宗子,母在为妻禫。
现代文:如果生母是外祖父的庶出之女,自己要跟着生母为外祖父的正妻服丧;但如生母已死,自己就不再为之服丧。如果身为宗子,那么尽管母亲健在,也可为妻服丧三年。

古文:为慈母后者,为庶母可也,为祖庶母可也。
现代文:《丧服》上说可以为慈母服齐衰三年,那么根据同样道理,为庶母服齐衰三年也可以,为祖庶母服齐衰三年也可以。

古文:为父母、妻、长子禫。
现代文:为父亲、为母亲、为妻子、为长子,都可以服丧三年。

古文:慈母与妾母,不世祭也。丈夫冠而不为殇,妇人笄而不为殇。
现代文:对于慈母和庶母,为其服丧的只限于受其抚育的妾子本人,妾子的下一代就不再为之服丧。

古文:为殇后者,以其服服之。
现代文:男子行过冠礼而死就不算疡,女子行过筹礼而死就不算荡。

古文:久而不葬者,唯主丧者不除;其余以麻终月数者,除丧则已。
现代文:被立为荡者的后嗣,只须按照与荡者的本来亲属关系服丧。因故而长期停枢不葬者,只有丧主本人一直穿着丧服,其余的亲属则服麻,服满自己应服的月数就可以除丧。

古文:箭笄终丧三年。
现代文:未出阁的女子要以箭异插发、麻经缠腰为父服丧三年。

古文:齐衰三月与大功同者,绳屦。
现代文:齐衰三月的丧服,与大功九月的丧服有相同的部分,那就是都穿麻绳编成的展。

古文:练,筮日筮尸,视濯,皆要绖杖绳屦。
现代文:小祥之祭,主人在事前要通过占笙选择吉日及作尸的人,要亲自检察祭器的洗涤情况,在做这些事情时都要腰缠葛经、手执丧杖、脚穿绳展。

古文:有司告具,而后去杖。
现代文:等到有关执事报告一切准备就绪,然后才丢开丧杖开始行礼。

古文:筮日筮尸,有司告事毕而后杖,拜送宾。
现代文:通过占笙选择吉日及作尸的人时,有来宾参加,等到有关执事报告占签结束时,主人又拿起丧棒拜送宾客。

古文:大祥,吉服而筮尸。庶子在父之室,则为其母不禫。
现代文:到了大祥之祭,主人还要通过占签来选择吉日和作尸的人,只是已经换为吉服。妾子如与父亲同宅而居,就不能为生母举行谭祭。

古文:庶子不以杖即位。
现代文:庶子不可手执丧杖就朝夕哭位。

古文:父不主庶子之丧,则孙以杖即位可也。
现代文:如果父亲不为庶子主丧,那么庶子之子手执丧杖就朝夕哭位是可以的。

古文:父在,庶子为妻以杖即位可也。
现代文:父在,但不为庶子之妻主丧,而由庶子本人主丧,在这种情况下庶子手执丧杖就朝夕哭之位也是可以的。

古文:诸侯吊于异国之臣,则其君为主。
现代文:诸侯出访他国,恰遇该国大臣去世,在往此大臣家里吊丧时,该国的国君应该代替死者之子为丧主。

古文:诸侯吊,必皮弁锡衰。
现代文:诸侯到臣子家里吊丧时,头上戴的是弃纽,身上穿的是锡衰。

古文:所吊虽已葬,主人必免。
现代文:国君所吊的死者即令已经下葬,丧主也一定要用麻布束发。

古文:主人未丧服,则君于不锡衰。
现代文:如果主人还未成服,国君于此时来吊,就也不穿锡衰。

古文:养有疾者不丧服,遂以主其丧。
现代文:侍奉有病的人不宜身穿丧服,等到病人死了,就为他主持丧事。

古文:非养者入主人之丧,则不易己之丧服。
现代文:如果不是侍奉有病的人来为别人主持丧事,就不改换自己原来的丧服。

古文:养尊者必易服,养卑者否。
现代文:侍奉尊长辈病人一定要换下丧服,对于卑幼辈病人则可不必。

古文:妾无妾祖姑者,易牲而祔于女君可也。
现代文:妾无妾祖姑可衬,又无高祖之妾可衬,在这种情况下只好柑于嫡祖姑,但衬祭使用的牺牲得换一下,由原来的特牲改为少牢。

古文:妇之丧、虞、卒哭,其夫若子主之。祔,则舅主之。
现代文:媳妇辈的丧事,虞祭和卒哭之祭,可以由她的丈夫或儿子来主持;但在将她衬祭于祖姑之庙时,则应由她的公爹来主持。

古文:士不摄大夫。士摄大夫,唯宗子。
现代文:大夫死而无后,其亲属中之为士者不得代为主丧,因为大夫与士尊卑悬殊;只有宗子才可以以士的身份代为大夫主丧。

古文:主人未除丧,有兄弟自他国至,则主人不免而为主。
现代文:在主人尚未除去丧服时,倘有他的兄弟从国外奔丧回来,主人可以不免而为主。

古文:陈器之道,多陈之而省纳之可也;省陈之而尽纳之可也。
现代文:陈列明器的原则是:宾客馈赠的明器要全部陈列出来,但不必全部放入墓中;主人自备的明器不必全部陈列出来,但可以全部放入墓中。

古文:奔兄弟之丧,先之墓而后之家,为位而哭。
现代文:从国外奔赴兄弟之丧,可以先到墓地去哭,然后再往丧家对着丧主而哭。

古文:所知之丧,则哭于宫而后之墓。
现代文:奔赴朋友之丧,则应先哭于殡宫,然后再到墓地去哭。

古文:父不为众子次于外。
现代文:庶子之丧,作父亲的就不在中门外设丧次。

古文:与诸侯为兄弟者服斩。
现代文:与诸侯是兄弟关系,虽在他邦仍服斩衰。

古文:下殇小功,带,澡麻不绝本,诎而反以报之。
现代文:下荡小功这种丧服,其腰经是用连根漂白的麻制成,其下垂部分要挽起来搭到腰纷上。

古文:妇祔于祖姑,祖姑有三人,则祔于亲者。
现代文:媳妇死后附葬于丈夫的祖母之墓,如果有几个祖母,应该附葬于关系最亲的祖母。

古文:其妻为大夫而卒,而后其夫不为大夫,而祔于其妻则不易牲;妻卒而后夫为大夫,而祔于其妻,则以大夫牲。
现代文:妻子是在丈夫做大夫的时候死的,而丈夫后来又不是大夫,那么合葬的绖祭礼就不改换祭牲,仍用一只猪;如果丈夫在妻子死后才做大夫的,那他死后与妻子合葬的绖祭要用大夫的绖祭礼,用少牢。

古文:为父后者,为出母无服。
现代文:留在父亲身边做继承人的儿子,不为已被父亲休弃的生母服丧。

古文:无服也者,丧者不祭故也。
现代文:其所以不服丧,是因为生母已成为别家人,不当祭祀。

古文:妇人不为主而杖者:姑在为夫杖,母为长子削杖。女子子在室为父母,其主丧者不杖,则子一人杖。
现代文:妇人不做丧主但仍要拿丧棒的情况是:夫之母在世而丈夫死,妻子要用丧棒;母亲为长子服丧时要用桐木削成的丧棒;女儿出嫁前父母死亡,又无兄弟做丧主,别的亲属代做丧主但不用丧棒,那么长女要用丧棒。

古文:缌小功,虞卒哭则免。
现代文:服缌麻和小功丧服的亲属,到虞祭和卒哭祭时要戴免。

古文:既葬而不报虞,则虽主人皆冠,及虞则皆免。
现代文:葬后不随即举行虞祭的,即使是丧主也可以和其他亲属一样戴冠,等到举行虞祭时再全体去冠戴免。

古文:为兄弟既除丧已。及其葬也,反服其服。
现代文:为兄弟服丧的人,有的在死者入葬前已经除去丧服,但到下葬的时候,还要穿上原先的丧服。

古文:报虞卒哭则免。如不报虞则除之。
现代文:葬后随即举行虞祭和卒哭祭,要戴免;如果不随即举行虞祭,就把丧服除掉。

古文:远葬者比反哭者皆冠,及郊而后免反哭。
现代文:死者葬在郊外远处,亲属送葬及送葬回来的路上都戴冠;走到城与郊的交界处,才去冠戴免,回到庙中哭泣。

古文:君吊,虽不当免时也,主人必免,不散麻。
现代文:国君来吊丧,即使是不该戴免的时候,丧主也要戴免、系麻腰绖,腰带的末稍不下垂。

古文:虽异国之君,免也。亲者皆免。
现代文:即使是别国的国君来吊丧,全体亲属都要戴免。

古文:除殇之丧者,其祭也必玄。除成丧者,其祭也朝服缟冠。
现代文:为未成年而死的人服丧,到除丧的祭祀时穿戴黑色的衣冠;为成年人服丧,在除丧的祭祀时穿黑色朝服,戴白色的冠。

古文:奔父之丧,括发于堂上,袒降踊,袭绖于东方。
现代文:父亲死,从别国来奔丧的儿子,到家后应在堂上用麻把头发束起来,脱衣露出左臂,走下台阶,边哭边跺脚,然后在庭东边把衣服穿起来,系上麻绖。

古文:奔母之丧,不括发,袒于堂上,降踊,袭免于东方。绖即位成踊,出门哭止。
现代文:如果是为母亲奔丧,就不束头发,而在堂上脱衣露出左臂,走下台阶,边哭边跺脚,然后在庭东边穿好衣服,用麻布条束住头发,系好腰带,走到哭位上边哭边跺脚,但出了殡宫门就停止哭泣。

古文:三日而五哭三袒。
现代文:孝子为父母奔丧,头三天内哭踊五次,脱衣露臂三次。

古文:适妇不为舅后者,则姑为之小功。
现代文:嫡长子如果有废疾或无子,就不能做父亲的继承人,那么他的妻子死后,丈夫的母亲只为她服小功丧服。

中庸

古文:天命之谓性,率性之谓道,修道之谓教。
现代文:天生下来的叫做 性 ,顺着性发展叫做 道 ,依照道去修养,叫做 教 。

古文: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也,可离非道也。
现代文:道是不可以一刻离开的,如果可以离开,那就不是道了。

古文: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惧乎其所不闻。
现代文:所以君子在人所不见之处,特别警惕小心;对人所不闻之事,惶恐畏惧。

古文: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,故君子慎其独也。
现代文:没有什么比隐蔽的东西更能说明问题,没有什么比细微的小事更能显露本相。所以君子对自己独处时的行为和思想特别谨慎。

古文:喜怒哀乐之未发,谓之中;发而皆中节,谓之和;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
现代文:喜怒哀乐没有表现出来时,叫做 中 ;表现出来如果符合规矩,恰到好处,就叫做 和 。中是天下最大的根本,和是天下通行的道理。

古文: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
现代文:努力达到中和,天地就各安其所,万物就发育生长了。

古文:仲尼曰: 君子中庸,小人反中庸,君子之中庸也,君子而时中;小人之中庸也,小人而无忌惮也。
现代文:孔子说: 君子的言行符合中庸,而小人却违反中庸。君子符合中庸,是因为君子的言行时时处在适中的位置上。小人违反中庸,是因为小人的言论没有什么顾忌和害怕。

古文:子曰: 中庸其至矣乎!民鲜能久矣!
现代文:孔子说: 中庸的道德大概是至高无上的了,民众很久以来很少有人能做到了。

古文:子曰: 道之不行也,我知之矣:知者过之,愚者不及也。
现代文:孔子说: 道不能实行的原因,我知道了:聪明人做得太过分,愚蠢的人却又达不到。

古文:道之不明也,我知之矣:贤者过之,不肖者不及也。
现代文:道不能被世人所明了的原因,我也知道了:贤人的理解过了头,不肖的人又理解不了。

古文:人莫不饮食也,鲜能知味也。 子曰: 道其不行矣夫!
现代文:人没有不吃不喝的,但却很少有人品尝出真味。 孔子说: 道大概是难以推行了。

古文:子曰: 舜其大知也与!
现代文:孔子说: 君子的言行符合中庸,而小人却违反中庸。

古文:舜好问而好察迩言,隐恶而扬善,执其两端,用其中于民,其斯以为舜乎! 子曰: 人皆曰予知,驱而纳诸罟擭陷阱之中,而莫之知辟也。人皆曰予知,择乎中庸,而不能期月守也。 子曰: 回之为人也,择乎中庸,得一善,则拳拳服膺弗失之矣。
现代文:君子符合中庸,是因为君子的言行时时处在适中的位置上。小人违反中庸,是因为小人的言论没有什么顾忌和害怕。 孔子说: 中庸是最高的境界,人们很少有人能够做到。 孔子说: 中庸之道不能被实行,我是知晓的啊:有智慧的人做得太过分,愚昧的人达不到它。

古文:子曰: 天下国家可均也,爵禄可辞也,白刃可蹈也,中庸不可能也。
现代文:中庸之道不能被发扬,我是知晓的啊:贤明的人做得太过分,不贤明的人达不到它。

古文:子路问强,子曰: 南方之强与?
现代文:这就好像人没有不吃饭的,但能够品尝滋味的人却非常少。 孔子说: 恐怕中庸之道是不能实施的了。

古文:北方之强与?
现代文:孔子说: 舜大概真是大智的人啊!

古文:抑而强与?宽柔以教,不报无道,南方之强也,君子居之。
现代文:宽容温柔地教诲别人,不对无道的人进行报复,这是南方人的刚强,君子守着这样一种刚强。

古文:衽金革,死而不厌,北方之强也,而强者居之。
现代文:日夜与刀枪铠甲相伴,战死也不怨恨,这是北方人的刚强,尚武好斗的人守着这种刚强。

古文:故君子和而不流,强哉矫!
现代文:君子与人和睦相处,但不迁就流俗,这才是真正的刚强啊!

古文:中立而不倚,强哉矫!
现代文:坚守中庸的道德永不偏移,这才是真正的刚强啊!

古文:国有道,不变塞焉,强哉矫!
现代文:国家太平,走在正确道路上时,他不改变自己穷困时的操守,这才是真正的刚强啊!

古文:国无道,至死不变,强哉矫!
现代文:国家混乱,离开正道时,他宁愿死去也不改变自己的操守,这才是真正的刚强啊!

古文:子曰: 素隐行怪,后世有述焉,吾弗为之矣。
现代文:孔子说: 故意追求隐僻的生活,行动诡异,这种人后代可能会被人称述,但我不这样做。

古文:君子遵道而行,半涂而废,吾弗能已矣。
现代文:君子沿着正道前进,半途而废的事,我是不干的。

古文:君子依乎中庸,遁世不见知而不悔,唯圣者能之。
现代文:君子依照中庸之道,遁世隐居而不被人知道,也永不后悔,只有圣人才能做到这一点。

古文:君子之道,费而隐。
现代文:君子所奉行的道既广大又精微。

古文:夫妇之愚,可以与知焉,及其至也,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。
现代文:黎民百姓虽然愚昧但还是可以知道它的,但至于最高境界的道,即使圣人也有不知晓的地方。

古文:夫妇之不肖,可以能行焉;及其至也,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。
现代文:普通百姓虽然不贤明,但还是可以实行它,但至于最高境界的道,即使圣人也有不能做到的地方。

古文:天地之大也,人犹有所憾。
现代文:天地如此之大,但人仍有不满意的地方。

古文:故君子语大,天下莫能载焉;语小,天下莫能破焉。
现代文:因此,君子说的 大 ,天下都载不起;君子说的 小 ,天下都不能够理解。

古文:《诗》云: 鸢飞戾天,鱼跃于渊。
现代文:《诗经》上说: 鸢在天空上飞翔,鱼在深水处跳跃。

古文:言其上下察也。
现代文:这是说君子的中庸之道在天地上下之间都是显豁的。

古文:君子之道,造端乎夫妇,及其至也,察乎天地。
现代文:君子所奉行的道,发端于普通百姓,在达到最高境界时便彰著于天地之间。

古文:子曰: 道不远人,人之为道而远人,不可以为道。
现代文:孔子说: 中庸之道不远离人。人去实行中庸之道却远离了人,他就不是在实行中庸之道。

古文:《诗》云: 伐柯,伐柯,其则不远。
现代文:《诗经》上说: 砍伐斧柄,砍伐斧柄,斧柄制作的方法就在手边。

古文:执柯以伐柯,睨而视之,犹以为远。
现代文:手握斧柄伐木制斧柄,斜着眼审度两者,仍然觉得相差太远。

古文:故君子以人治人,改而止。
现代文:所以,君子应以对待人的方式治理人,直到他们改正为止。

古文:忠恕违道不远,施诸己而不愿,亦勿施于人。
现代文:忠恕与道不远,不愿施于己身的,也不要施与别人。

古文:君子之道四,丘未能一焉,所求乎子,以事父,未能也;所求乎臣,以事君,未能也;所求乎弟,以事兄,未能也;所求乎朋友,先施之,未能也。
现代文:君子所奉行的道有四条,我孔丘一条都做不到。对侍奉父亲的儿子所要求的,我尚未做到;对侍奉国君的臣下所要求的,我尚未做到,对侍奉兄长的弟弟所要求的,我尚未做到;要求朋友做到的自己先做,我尚未做到。

古文:庸德之行,庸言之谨;有所不足,不敢不勉,有余,不敢尽;言顾行,行顾言,君子胡不慥慥尔!
现代文:在日常德行的实施方面,在日常语言的慎重方面,我做得还不好,不敢不继续努力,即使有做得完满的地方也不敢把话说尽。言语要照顾到行为,行为要照顾到言语,君子怎么能不笃实忠厚呢?

古文:君子素其位而行,不愿乎其外。
现代文:君子安于目前的地位做他所应该做的事,不羡慕自己地位以外的东西。

古文:素富贵,行乎富贵;素贫贱,行乎贫贱;素夷狄,行乎夷狄;素患难行乎患难,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。
现代文:地位富贵,就做富贵人做的事;地位贫贱,就做贫贱人应该做的事,处在夷狄的地位上,就做夷狄应该做的事;处在患难的地位上,就做患难时应该做的事。如此,君子无处不感觉到悠然自得。

古文:在上位不陵下,在下位不援上,正己而不求于人,则无怨。上不怨天,下不尤人。
现代文:居上位,不欺凌下级。在下位,不攀附上级。端正自己不苛求他人,这样就没有怨恨,对上不怨恨天命,对下不归咎别人。

古文:故君子居易以俟命。小人行险以徼幸。
现代文:所以,君子安于自己的地位等候天命的到来,小人则冒险求得本不应该获取的东西。

古文:子曰: 射有似乎君子,失诸正鹄,反求诸其身。 君子之道,辟如行远必自迩,辟如登高必自卑。
现代文:孔子说: 射箭的道理与君子的行为有相似的地方:假如没有射中靶子,就应反过来责求自己。实行君子的中庸之道,就好像是走远路,必须从近处开始,就如同是登高,必须从低处开始。

古文:《诗》曰: 妻子好合,如鼓瑟琴。兄弟既翕,和乐且耽。
现代文:《诗经》上说: 夫妻情投意合,协调有如琴瑟,兄弟和睦相处,快乐安顺长久。

古文:宜尔室家,乐尔妻帑。
现代文:家庭美满,妻儿愉快。

古文:子曰: 父母其顺矣乎!
现代文:孔子说: 这样父母是多舒畅啊!

古文:子曰: 鬼神之为德,其盛矣乎?
现代文:孔子说: 鬼神的功用真是宏大啊!

古文:视之而弗见,听之而弗闻,体物而不可遗,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,以承祭祀。
现代文:看,看不到它;听,听不到它。

古文:洋洋乎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。
现代文:它养育万物,没有一种事物可以遗弃它。

古文:《诗》曰: 神之格思,不可度思!
现代文:它使天下的人斋戒沐浴,身穿华丽的祭服,举行祭祀典礼。它浩浩荡荡,好像在天之上,在人身旁。

古文:矧可射思! 夫微之显,诚之不可掩如此夫。
现代文:《诗经》上说: 鬼神来到,不可揣测,不敢对它厌怠不敬啊!

古文:子曰: 舜其大孝也与!
现代文:从隐微到明显,真诚的心意就是这样隐藏不住啊。 孔子说: 舜可是个最孝敬的人吧!

古文:德为圣人,尊为天子,富有四海之内。
现代文:有圣人的德行,有天子的尊贵地位,有普天下的财富。

古文:宗庙飨之,子孙保之。
现代文:宗庙祭他,子孙维护他。

古文:故大德必得其位,必得其禄。必得其名,必得其寿,故天之生物,必因其材而笃焉。
现代文:因此,有崇高德行的人必然会获得应有的地位,必然会获得应有的俸禄,必然会获得应有的名望,必定会获得应有的为命。因此,上天生育的万物,必会因为它们的资质而受到厚爱。

古文:故栽者培之,倾者覆之。
现代文:所以,能够栽培的就培养它们,而歪斜的就让它们歪斜。

古文:《诗》曰: 嘉乐君子,宪宪令德。
现代文:《诗经》上说: 快快乐乐的君子,美德盛明。

古文:宜民宜人,受禄于天,保佑命之,自天申之。
现代文:让上下都感受快乐,上天赐给他福禄。保佑他,任用他,上天这样告诫。

古文:故大德者必受命。
现代文:因此,有伟大的德行的人一定是受了天命的。

古文:子曰: 无忧者,其惟文王乎!
现代文:孔子说: 恐怕只有周文王是个无忧无虑的人吧!

古文:以王季为父,以武王为子,父作之,子述之。
现代文:王季是他的父亲,周武王是他的儿子。他有父亲开创事业,有儿子继承事业。

古文:武王缵大王、王季、文王之绪,壹戎衣而有天下。
现代文:周武王继续着大王、王季、文王未完成的功业,披挂战衣,取得了天下。

古文:身不失天下之显名,尊为天子,富有四海之内。
现代文:他没有失去自己显赫的名声,获得了天子的尊贵,获得了普天下的财富。

古文:宗庙飨之,子孙保之。
现代文:宗庙祭奉他,子孙维护他。

古文:武王末受命,周公成文、武之德,追王大王、王季,上祀先公以天子之礼。
现代文:武王年迈的时候才承受天命。周公成就了文王、武王的德业,追尊大王、王季为王,用天子的礼制祭祀祖先。

古文:斯礼也,达乎诸侯大夫,及士庶人。
现代文:这种礼制一直贯彻到诸侯、大夫、士和普通百姓。

古文:父为大夫,子为士,葬以大夫,祭以士。
现代文:假如父亲是大夫,儿子是士,父死就要按大夫的礼制安葬,按士的礼制祭祀。

古文:父为士,子为大夫,葬以士,祭以大夫。期之丧,达乎大夫。三年之丧,达乎天子。
现代文:如果父亲是士,儿子是大夫,父死就要按士的礼制安葬,按大夫的礼制祭祀,守丧一年,通行到大夫;守丧三年,通行到天子。

古文:父母之丧,无贵贱一也。
现代文:但给父母守丧本身没有贵贱的区别,都是一样的。

古文:子曰: 武王、周公,其达孝矣乎!
现代文:孔子说: 武王,周公真是最守孝道的人啊!

古文:夫孝者,善继人之志,善述人之事者也。
现代文:守孝道的人,善于继承先人的遗志,善于继承先人未完的功业。

古文:春秋修其祖庙,陈其宗器,设其裳衣,荐其时食。
现代文:在春秋两季,修缮祖上庙宇,陈列祭祀器具,摆设祭祀服饰,贡献应时的食品。

古文:宗庙之礼,所以序昭穆也。
现代文:宗庙祭祀的礼制,是要排列父子、长幼的顺序。

古文:序爵,所以辨贵贱也。序事,所以辨贤也。旅酬下为上,所以逮贱也。燕毛,所以序齿也。
现代文:按官爵排列次序,就可以分辨出贵贱,按职位排列次序,就能分辨出贤与不贤;敬酒时晚辈先向长辈举杯,这样祖先的恩惠就会延及到晚辈,宴饮时按头发的黑白次序坐,这样就使老少有次序。

古文:践其位,行其礼,奏其乐,敬其所尊,爱其所亲,事死如事生,事亡如事存,孝之至也。
现代文:站在应该站的位置上,行先王传下的祭礼,演奏先王的音乐,尊敬先王所尊敬的,亲爱先王所亲爱的。侍奉死者如同侍奉活着的人,侍奉亡故的人如同侍奉现存的人,这是最高境界的孝啊。郊社祭礼。

古文:郊社之礼,所以事上帝也。
现代文:是用于侍奉上天的。庙宇的祭礼,是祭祀祖先的。

古文:宗庙之礼,所以祀乎其先也。
现代文:明白了郊社的祭礼,大祭小祭的意义,治理国家就如同看手掌一样容易吧!

古文:明乎郊社之礼、禘尝之义,治国其如示诸掌乎!
现代文:鲁哀公问孔子如何治理好政事。

推荐文章

期末考试|小学语文好词、好句、好段积累(有收藏价值)

好词莽原 旷野 沃野 无垠 无际 辽阔 广阔 浩瀚 辽...

高一文言文赏析:鸿门宴

  导读:司马迁(前145年-不可考),字子...

可按 ESC 键退出搜索

0 篇文章已搜寻到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