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讳部

古文:开路神
现代文:开路神

古文:金刚遇开路神,羡之曰: 你我一般长大,我怎如你着好吃好。
现代文:金刚神遇到开路神,羡慕地说: 我和你一样高大,却不如你吃得好,穿得好。

古文:开路神曰: 阿哥不知,我只图得些口腹耳。
现代文:开路神回答说: 阿哥您不知道,我只图些口腹的享受。

古文:若论穿着,全然不济,剥去一层遮羞皮,浑身都是篾片了。
现代文:如果论穿着,完全不行,剥去一层遮羞皮,浑身就都是篾片了。

古文:借脑子
现代文:借脑子

古文:苏州人极奉承大老官。
现代文:有个苏州人非常喜欢奉承有钱的人。

古文:平日常谓主人曰: 要以子替死,亦所甘心。
现代文:他平时经常对主人说: 如果要我替你去死,我都甘心情愿。

古文:一日主病,医曰: 病入膏育,非药石所能治疗,必得生人脑髓配药,方可救得。
现代文:有一天,主人得了病,医生看过说: 病已深入到内脏深处,吃药扎针都不能治好了,除非用活人的脑髓配药,才能救活。

古文:遍索无有。
现代文:那主人派人到处寻找活人的脑髓,都找不到。

古文:忽省悟曰: 某人平常自谓肯替死,岂吝惜一脑乎?
现代文:忽然想起来说: 某人平时常说愿意替我去死,决不会舍不得一个脑髓吧?

古文:即呼之至,告以故。乃大惊曰: 阿呀,使勿得,吾里苏州人,从来无脑子个。
现代文:于是就急忙把那人叫来,向他说明叫他来的原因,那人大吃一惊,说: 哎呀,这可使不得,我们苏州人,从来都是没有脑子的。

古文:蛐蟮
现代文:蛐蟮

古文:帮闲者自夸技能曰: 我件件俱精,天下无比。
现代文:有一个专门靠侍候有钱人玩耍而谋生的人,自我吹嘘有本事,说: 我什么本领都精通,天下的人没有能和我相比的。

古文:一人曰: 只有一物最像。
现代文:一个人听了说: 只有一种东西最像你。

古文:问是何物,答曰: 蛐蟮。
现代文:问是什么东西,回答说: 蛐蟮。

古文:问: 何以像他? 曰: 杀之无血,剐之无肉,要长就长,要短就短,又会唱曲,又会呵脬。
现代文:又问为什么像他,回答说: 杀它没有血,剐它没有肉,要长就长,要短就短,又会唱曲子,又会讨好人。

古文:件件熟
现代文:件件熟

古文:帮闲人除夜与妻同饭,忽然笑曰: 我想一生止受用得一个 熟 字。
现代文:有一个帮闲的人,除夕的晚上和妻子一块吃团年饭,忽然得意地笑着说: 我这一生,就凭一个 熟 字,就享受不完。

古文:你看大老官,哪个不熟;私窠小娘,哪个不熟?
现代文:你看有钱的大爷,哪个不熟?私娼妓女,哪个不熟?

古文:游船上,哪个不熟?
现代文:游乐船上,哪个不熟?

古文:戏子歌童,哪个不熟?
现代文:唱戏唱歌的,哪个不熟?

古文:箫管唱曲的朋友,哪个不熟?
现代文:吹箫唱曲的朋友,哪个不熟?

古文:说未毕,妻忽大恸。
现代文:还没等他说完,妻子忽然大哭起来。

古文:其人问故,曰: 天杀的!你既件件皆熟,如何我这件过年布衫,偏不替我赎。
现代文:问她为什么哭,妻子说: 你这该死的,既然你件件都熟,为什么我那件过年穿的衣服,不从当铺里赎回来?

古文:活千年
现代文:活千年

古文:一门客谓贵人曰: 昨夜梦公活了一千年。
现代文:有一个专爱奉承主人的门客对他的主人说: 我昨夜梦见您老活了一千年。

古文:贵人曰: 梦生得死,莫非不祥么。
现代文:主人说: 梦生得死,恐怕是不吉利吧。

古文:其人遽转口曰: 啐!我说差了。正是梦公死了一千年。
现代文:那人急忙改口说: 呸,我说错了,我是梦见您老死了一千年。

古文:屁香
现代文:屁香

古文:有奉贵人者,贵人偶撒一屁,即曰: 哪里伽楠香?
现代文:有个人喜欢奉承有钱有势的人,有钱人偶然放了一屁,那人马上说道: 哪里来的伽楠香?

古文:贵人惭曰: 我闻屁乃谷气,以臭为正。今反香,恐非吉兆。
现代文:有钱人十分不安地说: 我听说屁是五谷之气,臭是正常的,现在反而香,恐怕不是好的预兆。

古文:其人即以手招气嗅之曰: 如今有点臭了。
现代文:那人立即用手在空中招气一闻道: 现在有点臭了。

古文:撞席
现代文:撞席

古文:老鼠与獭结交。
现代文:老鼠与獭结交为朋友。

古文:鼠先请獭。獭答席,邀鼠过河,暂住觅食。
现代文:老鼠先请獭赴宴,之后獭又设宴答谢老鼠,老鼠过河时,獭暂时去找东西吃。

古文:忽一猫见之欲捕,鼠慌曰: 请我的倒不见,吃我的倒来了。
现代文:突然,一只猫看见了老鼠就扑过去捉,老鼠十分慌恐,边逃边说: 请我的看不见,吃我的倒来了。

古文:屁股痛
现代文:屁股痛

古文:麻苍蝇与青苍蝇结为兄弟。
现代文:麻苍蝇和青苍蝇结拜为兄弟。

古文:青蝇引麻蝇到一酒席上,麻蝇恣意饮啖,被小厮拿住。
现代文:一天,青苍蝇引路,带麻苍蝇来到一桌酒席上,麻苍蝇就大吃大喝起来,不料被仆人捉住。

古文:将竹签插入屁股,递灯草与他使棍,半日才得脱身。
现代文:仆人用竹签插进麻苍蝇的屁股,另一端拴在一根灯草上,让苍蝇飞耍,麻苍蝇半天才脱身逃掉。

古文:遇着青蝇泣诉曰: 承你挈带,吃倒尽有,只是屁股痛得紧。
现代文:麻苍蝇遇见青苍蝇,哭着对他说: 多谢你带路,吃的倒什么都有,只是屁股疼得厉害。

古文:梦里梦
现代文:梦里梦

古文:妓与客久别复会,各道相思。
现代文:妓女与嫖客久别后相会,各自述说相思之情。

古文:妓云: 我无夜不梦见与你同食、同眠、同游戏,乃是积想所致。
现代文:妓女说: 我没有一夜不梦见和你一起吃饭,一起睡觉,一起游玩,这是思念太深的缘故。

古文:客曰: 我亦梦之。
现代文:嫖客说: 我也梦见了你。

古文:妓问曰: 梦怎的?
现代文:妓女问道: 梦见什么?

古文:客曰: 我梦见你不梦见我。
现代文:嫖客说: 我梦见你没有梦见我。

古文:年倒缩
现代文:年倒缩

古文:一商人嫖妓,问其青春几何?妓曰: 十八。
现代文:有个商人去妓院,碰到一个妓女,问她年龄多大,妓女说: 十八岁。

古文:越数年,商人生意折本,仍过其家,妓忘之。
现代文:过了几年,商人做生意亏了本,路过妓院又遇到那个妓女,妓女已经忘记他了。

古文:问其年,则曰: 十七。
现代文:商人问妓女年龄,妓女回答说: 十七。

古文:又过数年,入其家问之,则曰: 十六。
现代文:又过了几年,商人来到妓院,问那个妓女多大年龄,妓女回答说: 十六。

古文:商人忽涕泣不止。妓问何故?曰: 你的年纪,倒与我的本钱一般,渐渐地少了。想到此处,能不令人伤心。
现代文:突然,商人涕哭不止,妓女问他为什么哭,商人说: 你的年纪,与我的本钱一样,越来越少了,想到这里,能不伤心吗?

古文:父多一次
现代文:父多一次

古文:子好游妓馆,父责之曰: 不成器的畜生,我到娼家十次,倒有九次见你。
现代文:儿子喜欢逛妓院,父亲责骂道: 不成器的畜生,我到妓院十次,倒有九次见到你!

古文:子曰: 这等说来,你还多我一次,反来骂我?
现代文:儿子回答说: 这样说来,你还比我多一次,为什么反倒要骂我?

古文:龟渡
现代文:龟渡

古文:有一士欲过河,苦无渡船。
现代文:有一个秀才想过河,但苦于没有渡船,所以非常着急。

古文:忽见有一大龟,士曰: 乌龟哥,烦你渡我过去,我吟诗谢你。
现代文:忽然他看见了一只大乌龟,秀才说: 乌龟哥,麻烦你渡我过河去,我作一首诗谢你过河。

古文:龟曰: 先吟后渡。
现代文:乌龟说: 你先作诗,然后再渡你。

古文:士曰: 莫被你哄,先吟两句,何如?
现代文:秀才说: 你不要骗我呀,要不,我先吟两句,怎么样?

古文:龟曰: 使得。
现代文:乌龟说: 可以。

古文:士吟曰: 身穿九宫八卦,四海龙王也怕。
现代文:秀才便吟道: 身穿九宫八卦,四海龙王也怕。

古文:龟喜甚,即渡士过河。
现代文:乌龟听了,非常高兴,就把秀才驮过了河。

古文:士续曰: 我是衣冠中人,不与乌龟答话。
现代文:秀才过了河,又续了两句: 我是衣冠中人,不与乌龟答话。

古文:新雷公
现代文:新雷公

古文:雷公欲诛忤逆子,子执其手曰: 且慢击。我且问你,是新雷公,还是旧雷公?
现代文:雷公要击不孝子,这个不孝子拉住雷公的手说: 你且慢击,我先问你一下,你是新雷公还是老雷公?

古文:雷公曰: 何谓?
现代文:雷公说: 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?

古文:其人曰: 若是新雷公,我竟该打死,若是旧雷公,我父忤逆我祖,你一向在哪里去了?
现代文:不孝子说: 如果是新雷公,我就该被打死,如果是老雷公,那么我父亲不孝顺我爷爷,你又到哪里去了?

古文:叫城门
现代文:叫城门

古文:一人最好唱曲,探亲回迟,城门已闭,因叫开门。
现代文:有一个人很喜欢唱曲,走亲戚回来晚了,城门已经关了,于是就上前叫门。

古文:管门者曰: 你唱一曲我听,便放你进来。
现代文:守城门的人说: 你唱一首曲我听听,我就放你进来。

古文:此人曰: 唱便唱,只是我唱,你要答应。
现代文:唱曲的说: 唱就唱,只是我唱时,你要答应。

古文:管门曰: 依你。
现代文:守门人说: 好吧。

古文:其人先说白云: 叫周仓!
现代文:唱曲人先念白说: 叫周仓!

古文:城上应曰: 嗄。
现代文:城上答应: 嘎!

古文: 关爷爷在城外了。还不快迎!
现代文:唱曲人又念白: 关爷爷在城外了还不快迎?

古文:复应曰: 嗄。
现代文:守门人又答应: 嘎!

古文:其人曰: 你既晓得关爷在城外就该开门,如何还敢要我唱曲?
现代文:唱曲人说: 你既然知道你关爷爷在城外,就该赶快开门,怎么还敢叫我唱曲?

古文:不利语
现代文:不利语

古文:一翁无子,三婿同居。
现代文:有一个老人没有儿子,只有三个女儿,并和三个女婿住在一起。

古文:新造厅房一所,其长婿饮归,敲门不应,大骂牢门为何关得恁早!
现代文:老人新造了一所房子,一次大女婿外出喝酒回来,敲门没有人应,就大骂这牢门为何关得这样早。

古文:翁怒,呼第二婿诉曰: 我此屋费过千金,不是容易挣的,不利之语,甚觉可恶。
现代文:老人很生气,就对第二个女婿诉说: 我造这房子花了千金,不是容易挣来的,说出这样不吉利的话,实在可恶。

古文:次婿曰: 此房若卖也,只值五百金罢了。
现代文:二女婿说: 这房子如果卖的话,最多不过卖五百金罢了。

古文:翁愈怒。又呼第三婿述之。
现代文:老人更加生气,又把三女婿叫来,诉说这件事。

古文:三婿云: 就是五百金劝阿伯卖了也罢,若然一场天火,连屁也不值。
现代文:三女婿说: 就算是五百金,我劝你老伯还是卖了吧,不然一场大火烧了,连个屁也不值。

古文:吃荇叶
现代文:吃荇叶

古文:清客贫甚,晨起无米,煮荇叶食之而出。
现代文:有一个清客很穷,早晨没有米下锅,就煮了一锅荇菜叶当饭吃。

古文:少顷,赴富人席。
现代文:后来到了一个富人家里,过了一会儿,富人请他赴宴。

古文:饮空心酒过多,遂大哕,而荇叶出焉。
现代文:因为肚子里没有饭,喝空心酒太多,他就呕吐起来,把荇菜叶也一块吐出来了。

古文:恐人嘲笑,乃指而言曰: 好古怪,早上吃白滚汤时,用不多几个莲心,如何一会子小荷叶出得恁快? 焦面鬼
现代文:他怕别人笑话他,就用手指着荇菜说: 好奇怪,早晨喝莲子汤,没吃几粒莲子,怎么这么快就长出小荷叶来了? 焦面鬼

古文:一帮闲途遇人家出丧,前有焦面鬼王,以为大老官人也,礼拜甚恭。
现代文:有个帮闲的人路上遇到一人家出丧,前面有焦面鬼王,以为是大老官人,因此对其礼拜十分谦恭。

古文:少顷,大雨如注。而鬼身上纸衣被雨濯去。闲汉曰: 白日见鬼,我只道是大老官,却原来也是个篾片。
现代文:不一会,下起雨来,雨大如注,焦面鬼身上的纸衣被雨浇掉,那个闲汉说: 白天见鬼,我只道是大老官,原来却也是个篾片。

古文:咽糠
现代文:咽糠

古文:一闲汉咽糠而出,忽遇大老官,留家早饭。
现代文:有个闲汉吃糠后出外,突然遇到大老官,大老官留闲汉在家吃早饭。

古文:答曰: 适间用狗肉过饱,饭是吃不下了,有酒饮几杯。
现代文:闲汉回答说: 刚才过于饱食狗肉,饭是吃不下了,有酒倒可喝几杯。

古文:既饮,忽吐而糠出焉。
现代文:喝酒之后突然呕吐,糠被吐了出来。

古文:主见。惊问曰: 你说吃了狗肉,为何吐此?
现代文:主人见此吃惊地问道: 你说吃了狗肉,为何吐出糠来?

古文:其人睨视良久。曰: 咦,我自吃的狗肉,想必狗曾吃糠来。
现代文:闲汉睨视许久回答道: 咦,我自己吃的是狗肉,想必狗曾经吃糠来。

古文:老白相
现代文:老白相

古文:荒岁闲汉无处活口,值官府于玄妙观施粥。
现代文:荒年闲汉没处吃饭,正好官府在玄妙观施舍米粥。

古文:闲汉私议曰: 我等平昔鲜衣美食,今往吃,必贻人笑。
现代文:闲汉们暗地里商议说: 我们平日穿好吃好,今天到那里吃粥,必让人耻笑。

古文:俄延久之。无奈腹中饿甚。曰: 姑待众饥民吃过,尾其后可也。
现代文:过了半天,无奈肚子十分饥饿,说: 姑且等众饥民吃过,尾随在他们后面吧。

古文:远望人散而往,则粥已尽矣。乃以指拉食釜杓间余粥。
现代文:闲汉们望见众饥民散去之后前往,可是粥已没了,便用手指抠锅勺里的剩粥。

古文:道士见而问之,答曰: 我等原是捞白相耳。
现代文:道士看见后问他们干什么的,闲汉们回答道: 我们原是捞白相公。

古文:呵脬
现代文:呵脬

古文:一帮闲,见大老官生得面方耳圆,遂赞不置口。
现代文:有个帮闲的人,见大老官长得面方耳圆,于是赞不绝口。

古文:其人曰: 你又在此呵卵脬了。
现代文:那人说: 你又在这里呵卵脬了。

古文:泥高壁
现代文:泥高壁

古文:燕子衔泥做巢,搬取蚯蚓上面土。
现代文:燕子衔泥做窠,搬取蚯蚓上面的土。

古文:蚓愤极曰: 你要泥高顶壁,为何把我来晦气?
现代文:蚯蚓十分愤怒,说: 你要用泥筑高顶壁,为何衔我上面的泥土,让我晦气?

古文:燕子云: 我专怪你呵人家卵脬。
现代文:燕子回答道: 我专怪你呵人家卵脬。

古文:尿壶骂
现代文:尿壶骂

古文:一仆人之使,俗言鼻里。
现代文:有个地方的方言,把仆人叫做鼻里。

古文:鼻也,出倾夜壶。归告主人曰: 阿爹,方才尿鳖骂我。又骂阿爹。
现代文:有一天,仆人倒尿壶,回来后向主人诉说道: 阿爹,方才尿壶骂我又骂阿爹。

古文:主人曰: 胡说!尿鳖如何会骂人?
现代文:主人说: 胡说,尿壶怎么会骂人?

古文:小使曰: 起初骂了我鼻,后连声骂曰: 鼻鼻鼻,鼻鼻鼻。 岂不把阿爹都骂在里头了?
现代文:仆人说: 起初它骂了我鼻,后连声骂道: 鼻鼻、鼻鼻、鼻鼻 ,岂不是把阿爹都骂在里头了?

古文:豁拳
现代文:豁拳

古文:嫖客与妓密甚,约同死。
现代文:有个嫖客跟妓女关系十分密切,相约同死。

古文:既设鸩酒二瓯,妓让客先饮,客饮毕,因促妓。妓伸拳曰: 我的量窄,与你豁了这盅罢。
现代文:不久设置鸩酒两小盅,妓女让嫖客先喝,嫖客喝了之后,便催促妓女喝,妓女伸直拳头说: 我的量窄,给你喝了这盅算了。

古文:取头
现代文:取头

古文:好赌者,家私输尽,不能过活,取绳上吊。
现代文:有个好赌的人,家里的东西都已输光,无法生活,便拿绳子上吊。

古文:忽见一鬼在梁上云: 快拿头来。
现代文:忽然发现房梁上有一鬼,鬼说: 快拿头来。

古文:此人曰: 也亏你开得这口,我输到这般地位,还来问我要头!
现代文:该人说: 亏你开得这口,我输到这般地步,还要向我要头。

古文:捉头
现代文:捉头

古文:按君访察。匡章、陈仲子及齐人,俱被捉。
现代文:按君访察匡章、陈仲子与齐人,三人都被抓起来。

古文:匡自信孝子,陈清客,俱不请托。
现代文:匡章自信是孝子,陈仲子想自己是清客,所以二人都没有托人说情或行贿。

古文:惟齐人有一妻一妾,馈送显者求解。
现代文:只有齐人有一妻一妾,便向有势力的人行贿,请求为其疏通。

古文:显者为见按君,按君述三人罪状,都是败坏风俗的头目,所以访之。
现代文:显者为此去见按君,按君叙述了三人的罪行,都是败坏风俗的要犯,所以访察抓了他们。

古文:显者曰: 匡章出妻屏子,仲子离母避兄,老公祖捉得极正当。
现代文:显者说: 匡章抛弃妻子,仲子别母避兄,老公祖你捉得十分正确。

古文:那齐人是叫化子的头,也捉他做甚么?
现代文:可是那齐人是叫花子的头,你捉他干什么?

古文:白日鬼
现代文:白日鬼

古文:法师上坛,焰口施食。
现代文:法师登上佛坛,口念佛语向鬼魂施舍饮食。

古文:天将明矣,正要安寝,又见一班披枷带锁、折手断脚的饿鬼索食。
现代文:天快亮了,法师刚要就寝,又见一群披枷带锁、断手断脚的饿鬼前来索要吃的。

古文:师问: 阳世作何生理,受此果报?
现代文:法师问: 你们在阳间是干什么活的,受此恶报?

古文:众云: 皆是拐骗子、做中保、镶局害人的。
现代文:饿鬼们说: 都是拐骗子,做保、开赌场害人的。

古文:又问: 夜间为何不来同领法食?
现代文:法师又问: 夜里为何不来一同领取法食?

古文:答曰: 我们一班,都是白日鬼。
现代文:饿鬼们回答说: 我们这些人,都是白日鬼。

古文:份子头
现代文:份子头

古文:一人生平惯做份头,克扣人家银钱,死后阎王痛恨,发在黑暗地狱内受罪。
现代文:有个人一生惯做份头,克扣人家钱财,死后因为阎王痛恨,把他发往黑暗地狱里受罪。

古文:进狱时,即云: 列位在此,不见天日,何不出一公份,开个天窗!
现代文:份头进入地狱后,马上说道: 诸位在此,不见天日,为何不每人出一份钱,开个天窗。

古文:穿窬
现代文:穿窬

古文:一士人夜读,见偷儿穴墙有声,时炉内滚汤正沸,提汤潜伺穴口。
现代文:有个人夜读,听见小偷挖墙有声。此时炉内开水正沸,便提开水壶暗暗地盯着挖墙的地方。

古文:及墙既穿,偷儿先以脚进,士遂擒住其两腿,徐以滚汤淋之。
现代文:等到墙被挖穿,小偷先将脚伸过,那个人马上按住两腿,慢慢地用开水浇小偷的两腿。

古文:贼哀告求释,士从容谓曰: 多也不敢奉承,只尽此一壶罢。
现代文:小偷哀嗥求饶,那人从容地对小偷说: 多也不敢奉承,只浇一壶就算了。

古文:抵偿
现代文:抵偿

古文:老虎欲啖猢狲,狲诳曰: 我身小不足以供大嚼。
现代文:老虎要吃猢狲,猢狲说: 我身体太小不够你吃。

古文:前山有一巨兽,堪可饱餐,当引导前去。
现代文:前面山上有一巨兽,足够你饱餐,我可以引导你前去。

古文:同至山前,一角鹿见之,疑欲啖己。乃大喝云: 你这小猢狲,许我十二张虎皮。今只拿一张来,还有十一张呢?
现代文:猢狲引老虎到了山前,有个角鹿见到它们,怀疑老虎要吃自己,便大声喝道: 你这小猢狲,答应拿十二张虎皮送给我,现在只拿一张来,还有十一张呢!

古文:虎惊遁,骂曰: 不信这小猢狲这等可恶,倒要拐我抵销旧账!
现代文:老虎听到十分惊慌,赶忙逃跑,并骂道: 没想到这小猢狲这样可恶,倒要拐我抵销旧账。

古文:吹喇叭
现代文:吹喇叭

古文:乐人夜归,路见偷儿挖一壁洞,戏将喇叭插入吹起。
现代文:有个伴奏的人晚上回家,路上发现小偷挖开的一个墙洞,便开玩笑将喇叭插入墙洞里吹了一会。

古文:内惊觉追赶,遇贼问云: 你曾见吹喇叭的么?
现代文:主人察觉后出来追赶,遇到小偷问道: 你曾看见吹喇叭的吗?

古文:戒狗肉
现代文:戒狗肉

古文:乞儿戒吃狗肉,众丐劝曰: 不必。
现代文:有个小乞丐戒吃狗肉,众乞丐劝道: 你不该戒吃狗肉。

古文:曰: 我不食之久矣。
现代文:小乞丐说: 我不吃狗肉已经很久了。

古文:众曰: 你便戒他,他却不戒你。
现代文:众乞丐说: 你戒吃它,它却不戒吃你。

古文:病烂腿
现代文:病烂腿

古文:一乞儿病腿烂,仰卧市中。
现代文:有个小乞丐腿坏已烂,仰卧在街市里。

古文:狗见之欲饫,乞儿曰: 畜生。少不得是你口里食。何须这般性急!
现代文:狗见到烂腿要啖。小乞丐说: 畜生,少不了是你口里食,何须性急!

古文:做仆
现代文:做仆

古文:有投靠做仆者。自言: 一生不会横撑船,不肯缩退走。见饭就住的。
现代文:有个人寻找做仆人的差事,自称一生不会横撑船,不肯缩退后,见饭就住的。

古文:主人喜而纳之。
现代文:有户人家的主人高兴地录用了他。

古文:一日使捻河泥,辞曰: 说过不会横撑船。
现代文:一天,主人让他捻河泥,仆人推辞说: 我说过不会横撑船。

古文:又使其插秧,曰: 说过不会缩退走。
现代文:主人又让他插秧,仆人回答说: 说过不会缩退走。

古文:主人愤甚。
现代文:主人十分愤怒。

古文:伺其饭,辄连进不止。乃以 见饭就住 语责之。
现代文:观察他吃饭,总是连进不止,于是用 见饭就住 的话斥责他。

古文:其人张口向主人曰: 请看喉咙内曾见饭否?
现代文:仆人张嘴向主人说: 请看,喉咙里看得见饭吗?

僧道部

古文:追度牒
现代文:追度牒

古文:一乡官游寺,问和尚吃荤否。
现代文:有一个地方官到寺院游玩,见到一个和尚,问他吃不吃肉。

古文:曰: 不甚吃。但逢饮酒时,略用些。
现代文:和尚说: 不怎么吃,只是在赴宴饮酒时,稍微吃一点。

古文:曰: 然则汝又饮酒乎?
现代文:地方官说: 这么说来,你还喝酒呀?

古文:曰: 不甚吃。但逢家岳妻舅来,略陪些。
现代文:和尚又说: 也不怎么喝,只是在妻舅来的时候,陪他喝一点。

古文:乡官怒曰: 汝又有妻,全不像出家人的戒行。明日当对县官说,追你度牒。
现代文:地方官一听大怒,说: 你还有妻子呀,完全不像个出家人的样子,明天我就对县官说,把你的文书收回去。

古文:僧曰: 不劳费心,三年前贼情事发,早已追去了。
现代文:和尚说: 不劳您费心,三年前就因为做贼被发现,早就收回去了。

古文:掠缘簿
现代文:掠缘簿

古文:和尚做功德回,遇虎,惧甚,以铙钹一片击之。复至,再投一片,亦如之。
现代文:有个和尚做功德回来,路上遇到老虎,十分害怕,用一片铙钹打虎,老虎躲闪,又扑过来;和尚又投一片,老虎躲开又回来。

古文:乃以经卷掠去,虎急走归穴。
现代文:于是和尚拿经卷向老虎扔去,老虎急忙跑回洞里。

古文:穴中母虎问故。答曰: 适遇一和尚无礼,只扰得他两片薄脆,就掠一本缘簿过来,不得不跑。
现代文:洞里母老虎问它为什么慌乱跑回洞里,老虎回答说: 刚才遇到一个和尚好没有道理,只吃了他两片薄脆,他就丢一大本化缘簿过来,我不得不跑。

古文:发往邺都
现代文:发往邺都

古文:有素不信佛事者,死后坐罪甚重。
现代文:有个人一向不信佛,死后阎王给他判了极重的罪。

古文:乃倾其冥资,延请僧鬼作功课,遍觅不得。问人曰: 此间固无僧乎?
现代文:这个鬼就拿出家中所有的资财,请鬼僧为他诵经念佛,以求有个超度,到处找不到鬼僧,就问一个鬼: 这里没有鬼僧吗?

古文:曰: 来是来得多。都发往邺都了。
现代文:回答说: 来是来得多,都打入十八层地狱之下为阎王挖煤去了。

古文:追荐
现代文:追荐

古文:一僧追荐亡人,需银三钱,包送西方。
现代文:一个和尚超度死亡的人,需要收银子三钱,包送到西天极乐世界。

古文:有妇超度其夫者,送以低银。僧遂念往东方,妇不悦。
现代文:有个妇女要求超度她的丈夫,给了二钱银子,和尚于是就念往东走,妇女不高兴,和尚怪他钱给少了。

古文:以低银对,即算补之,改念西方。
现代文:妇女立刻赔着笑脸又补给他一钱银子,和尚又改念往西方走。

古文:妇哭曰: 我的天。只为几分银子,累你跑到东又跑到西,好不苦呀!
现代文:这个妇女哭喊着说: 我的天,只为这几分银子,累得你跑到东又跑到西,好苦呀!

古文:哭响屁
现代文:哭响屁

古文:一人以幼子命犯孤宿,乃送出家。
现代文:一个人给儿子算命,说他命中注定要出家当和尚才能活长,于是就送儿子去当和尚。

古文:僧设酒款待,子偶撒一屁甚响,父不觉大恸。
现代文:和尚很高兴,设酒宴款待,小儿偶然放了一个响屁,父亲不由得大哭起来。

古文:僧曰: 撒屁乃是常事,何以发悲?
现代文:和尚说: 放屁乃是常事,你为何要哭呢?

古文:父曰: 我想小儿此后要撒这个响屁,再不能够了。
现代文:父亲说: 我想小儿从今以后要放这么响的屁,是万万不能的了。

古文:闻香袋
现代文:闻香袋

古文:一僧每进房,辄闭门口呼 亲肉心肝 不置。
现代文:有个和尚每次走进卧室,总是关上门,口里 亲肉心肝 地叫个不停。

古文:众徒俟其出,启钥镉觑之,无他物,惟席下一香囊耳。
现代文:徒弟们乘他外出,想要捉弄他。可是寻遍了他的卧室,也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,只有席子下有个香囊。

古文:众疑此有来历,乃去香,实以鸡粪。
现代文:徒弟们觉得这个香囊必定有些古怪,就把里面的香粉拿走,塞进鸡粪。

古文:僧既归,仍闭门取香囊,且嗅且唤曰: 亲肉心肝呀,你怎么这等臭。非撒了一屁么?
现代文:和尚回来后,仍然关上门,取出香囊,一边闻一边呼唤道: 亲肉心肝呀,你怎么这样臭,难道是放了一屁吗?

古文:卖字
现代文:卖字

古文:一妇游虎丘,手持素扇。
现代文:有个妇女拿一把白绢扇,在虎丘山游玩。

古文:山上有卖字者,每字索钱一文。
现代文:山上有个卖字的,每题一个字要一文钱。

古文:妇止带有十八文求写,卖字者题曰: 美貌一佳人,胭脂点嘴唇,好像观音样,少净瓶。
现代文:妇女只带有十八文钱,让他题字,卖字的题字道: 美貌一佳人,胭脂点嘴唇,好像观音样,少净瓶。

古文:子持扇,为馆师见之。问: 此扇何来? 子述以故。师曰: 被他取笑了。
现代文:回家后,妇女的儿子拿着扇子,被教书先生看见了,询问此扇来历,妇女的儿子就把题字经过告诉了他。教书先生说: 被他取笑了。

古文:因取十七文,看他如何写法。
现代文:先生就取了十七文钱,看卖字的如何题写。

古文:卖者即书云: 聪明一秀才,文章滚出来,一日宗师到,直呆。
现代文:卖字的马上写道: 聪明一秀才,文章滚出来,一日宗师到,直呆。

古文:生取扇,含怒下山。途遇一僧,询知其故。
现代文:教书先生拿着扇子生气地下山去了,途中遇到一个和尚,和尚询问后,知道了教书先生恼怒的缘故。

古文:僧曰: 待小僧去难他。
现代文:和尚说: 等小僧我去为难他一下。

古文:遂携十六文以往。
现代文:于是就带了十六文钱前往。

古文:写者题曰: 伶俐一和尚,好像如来样。睡到五更头,硬。
现代文:卖字的写道: 伶俐一和尚,好似如来样,睡到五更头,硬。

古文:僧曰: 尾韵不雅,补钱四文,求你换过。
现代文:和尚说: 尾韵不雅,补交四文钱,求你更换一下。

古文:卖字曰: 既写,如何抹去?不若与你添上罢。
现代文:卖字的说: 已经写定了,怎好抹去,不如给你添上吧。

古文:援笔写曰: 硬到大天亮。
现代文:随即操起笔来写道: 硬到大天亮。

古文:没骨头
现代文:没骨头

古文:停篙问曰: 你们适才骂我狗骨头,汝秀才是甚骨头,讲得有理,饶汝性命,不然推下水去!
现代文:秀才、道士、和尚三人同乘一船过河。艄公解缆绳稍微慢了一点,三个人就骂道: 狗骨头,为什么这样慢? 艄公听了十分生气,忍气摆渡。撑到河中时,停船问道: 你们刚才骂我狗骨头,你秀才是什么骨头?说得有理,饶你性命,否则推下水去!

古文:士曰: 我读书人攀龙附凤,自然是龙骨头。
现代文:秀才说: 我们读书人攀龙附凤,自然是龙骨头。

古文:次问道士,乃曰: 我们出家人,仙风道骨,自然是神仙骨头。
现代文:艄公又问道士,道士说: 我们出家人仙风道骨,自然是神仙骨头。

古文:和尚无可说得,乃慌哀告曰: 乞求饶恕,我这秃子,从来是没骨头的。
现代文:和尚没有什么可说,便慌忙哀求道: 乞求饶恕,我这秃子,从来是没有骨头的。

古文:杜徐
现代文:杜徐

古文:一僧赴宴而归。人问坐第几席,答曰: 首席是姓杜的,次席是姓徐的,杜徐之下,就是贫僧了。
现代文:有个和尚赴宴回来,别人问他坐第几席,和尚回答说: 首席是姓杜的,第二席是姓徐的,杜徐之下,就是贫僧了。

古文:天报
现代文:天报

古文:老僧往后园出恭,误被笋尖搠入臀眼,乃唤疼不止。小沙弥见之。合掌云: 阿弥陀佛,天报。
现代文:有个老和尚到后竹园内拉屎,误被竹尖插入屁眼,于是他不停地叫疼,小和尚见了合掌道: 阿弥陀佛,天报应。

古文:问秃
现代文:问秃

古文:一秀才问僧人曰: 秃字如何写?
现代文:有个秀才想取笑和尚,就问: 秃字怎么写?

古文:僧曰: 不过秀才的尾巴弯过来就是了。
现代文:和尚回答道: 只不过是把秀才的屁股翘上来就是了。

古文:当真取笑
现代文:当真取笑

古文:一和尚途行,一小厮叫曰: 和尚和尚,光头浪荡。
现代文:有个和尚在路上走,一个小孩喊道: 和尚和尚,光头浪荡。

古文:僧怒云: 一个筋头翻在你娘肚上。
现代文:和尚听了生气道: 一个筋斗,翻到你娘肚皮上。

古文:妇怒曰: 我家小厮,不过作耍,为何出此粗言?
现代文:小孩的母亲听了生气地说: 我家小孩,不过是开玩笑,你为什么说这样的粗话?

古文:僧曰: 娘娘,难道小僧当真,何须着急?
现代文:和尚回答说: 娘子,我也不当真,着什么急嘛?

古文:道士狗养
现代文:道士狗养

古文:猪栏内忽产下一狗,事属甚奇。
现代文:母猪在猪栏内产下一只狗崽,大家感到很奇怪。

古文:邻里环聚议曰: 道是狗养的,又是猪的种;道是猪养的,又是狗的种。
现代文:邻居们围在一起议论说: 道是狗养的,又是猪的种;道是猪养的,又是狗的种。

古文:跳墙
现代文:跳墙

古文:一和尚偷妇人,为女夫追逐,既跳墙,复倒坠,见地上有光头痕,遂捏拳即指痕土上如冠子样,曰: 不怕道士不承认。
现代文:有个和尚偷戏一个妇女,被妇女的丈夫发现,追赶到墙下。和尚翻墙而过,倒栽下去,在泥地上留下了光头的痕迹,于是和尚握着拳头在地上压出了一个帽子的形状,说: 不怕道士不承认。

古文:养汉尼
现代文:养汉尼

古文:有尼姑同一妓者,死见阎王。
现代文:有一个尼姑与一个妓女死后去见阎王。

古文:王问妓曰: 汝前世做何生理?
现代文:阎王问妓女道: 你生前是干什么的?

古文:妓曰: 养汉接客。
现代文:妓女回答说: 养汉接客。

古文:王判云: 养汉接人,方便孤身。
现代文:于是阎王判道: 养汉接客,方便光棍汉。

古文:发还阳世,早去超生。
现代文:因此返还人间,早去超生。

古文:问尼姑: 你是何人?
现代文:阎王又问尼姑: 你是什么人?

古文:答曰: 吃素念佛。
现代文:尼姑回答说: 吃素念佛。

古文:王亦判云: 吃素念经,佛口蛇心。
现代文:阎王听后判道: 吃素念经,佛口蛇心。

古文:一百竹片,打断脊筋。
现代文:打一百竹板,打断她的脊筋骨。

古文:尼哀告曰: 不瞒大王说,小妇人虽是个尼姑,其实背地里养汉,做私窠子的。
现代文:尼姑哀求说: 不瞒大王说,小妇人我表面上虽说是个尼姑,其实背地里养汉,做暗娼。 僧浴

古文:僧浴僧见道家洗浴,先请师太,次师公,后师父,挨次而行,毫不紊乱。因感慨自叹曰: 独我僧家全无规矩。老和尚不曾下去,小和尚先脱得精光了。
现代文:和尚见道家洗澡,先请师祖,次请师爷,再请师父,逐次进行,很有规矩,一点也不乱,于是感慨自叹道: 我们僧门人全都没有规矩,老和尚还没下去,小和尚却已经脱得精光了。

古文:见和尚
现代文:见和尚

古文:有三人同行,途遇穿一破裤者。
现代文:有三个人一同在路上走,遇到一个穿破裤子的人。

古文:一友曰: 这好像猎户张三。
现代文:一人说: 这好像猎人张三。

古文:一人曰: 不然。还似渔翁撒网。
现代文:另一人说: 不对,是像渔翁撒网。

古文:又一人曰: 都不确。依我看来,好像一座多年破庙。
现代文:又一个人说: 都不准确,依我看来,好像一座多年的破庙。

古文:问: 为何? 答曰: 前也看见和尚,后也看见和尚。
现代文:二人问他为什么,回答说: 前面看见和尚,后面也看见了和尚。

古文:上下光
现代文:上下光

古文:师号光明,徒号明光。
现代文:师父法号光明,徒弟法号明光。

古文:客问: 贤师徒法号如何分别?
现代文:客人询问: 贤师、贤徒的名号怎么区别?

古文:徒答曰: 上头光是家师,下头光即是小僧。
现代文:徒弟回答说: 上头光是家师,下头光就是小僧。

古文:望烟囱
现代文:望烟囱

古文:富人才当饮啖,闲汉毕集。
现代文:有个富人,每当刚要吃饭的时候,闲汉们就都来了。

古文:因问曰: 我这里每到饭熟,列位便来,就一刻也不差,却是何故?
现代文:因此,富人奇怪地问道: 我这里每到饭熟的时候,各位就来了,一刻也不相差,你们是怎么知道的?

古文:诸闲汉曰: 遥望烟囱内烟出,即知做饭,熄则熟矣,如何得错。
现代文:众闲汉回答说: 远远地望见你家的烟囱内冒烟,就知道是在做饭,等烟灭了,就是饭熟了,怎么会弄错。

古文:富人曰: 我明日买个行灶来煮,且看你们望甚么?
现代文:富人说: 我明天去买个行灶来煮饭,看你们还望什么。

古文:众曰: 你煨了行灶,我等也不来了。
现代文:众闲汉说: 你要是到了煨行灶的地步,我们也不会来了。

古文:忏悔
现代文:忏悔

古文:孝子忏悔亡父,僧诵普庵咒。至 南无佛佗耶 句,孝子喜曰: 正愁我爷难过奈何桥,多承佗过了。
现代文:有个孝子向死去的父亲忏悔,请和尚念诵普庵咒以超生,念诵到 南无佛佗耶 句时,孝子高兴地说: 正愁我爹难过奈何桥,承蒙你给驮过去了。

古文:乃出金劳之。
现代文:接着,孝子拿出钱慰劳和尚。

古文:僧曰: 若肯从重布施,连你娘等我也佗了去罢。 桩粪
现代文:和尚说: 你如果肯献出更多的钱,连你娘等人我也驮过去。 桩粪

古文:有买粪于寺者,道人索倍价,乡人讶之。
现代文:有个乡民向寺庙买粪,道士索要双倍的价钱,乡民十分惊讶。

古文:道人曰: 此粪与他处不同,尽是师父们桩实落的,泡开来一担便有两担。
现代文:道士说: 此粪与其他地方的不同,都是师父们桩实落的,泡开来一担便是两担。

古文:倒挂
现代文:倒挂

古文:一士问僧云: 你看我腹中是甚么?
现代文:有一人问和尚: 你看我腹中是什么?

古文:僧曰: 相公自然满腹文章在内。
现代文:和尚答: 相公您自然是满腹文章在内。

古文:士曰: 非也。
现代文:那人说: 不对。

古文:曰: 然则是五脏六腑乎?
现代文:和尚说: 那么是五脏六腑了?

古文:士曰: 亦非也。
现代文:那人说: 也不对。

古文:僧问何物,曰: 一肚皮和尚。若不信,现有一光头挂在外面。
现代文:和尚问那人到底是什么东西,那人回答说: 是一肚皮和尚,如果不信,现有一光头挂在外面。

古文:祭器
现代文:祭器

古文:僧临终嘱其徒曰: 享祀不须他物,只将你窟臀供座足矣。
现代文:有个和尚临终前嘱托徒弟说: 我死了以后,祭祀不必用其他东西,只要将你的屁股供在供桌上,我就满足了。

古文:徒如命。
现代文:徒弟遵嘱。

古文:方在祭献,听见有人叩门。忙应曰: 待我收拾了祭器就来。
现代文:正在祭祀,听见有人敲门,慌忙回答道: 等我收拾了祭器就来。

古文:头眼
现代文:头眼

古文:一僧与人对弈,因夺角不能成眼,躁甚头痒。乃手摩头顶而沉吟曰: 这个所在,有得一个眼便好。
现代文:有个和尚与人下围棋,互相夺角做不成眼,和尚烦躁得脑袋发痒,于是手摸头顶沉吟说: 这个地方,如果做成一眼,那就太好了。

古文:驱蚊
现代文:驱蚊

古文:一道士自夸法术高强,撇得好驱蚊符,或请得以贴室中。
现代文:有个道士自夸法术高明,强人一筹,做得一手好驱蚊符。有人求他做了一驱蚊符,贴在卧室里。

古文:至夜蚊虫愈多。往咎道士。
现代文:到了晚上蚊虫更多,那人到道士那里责怪。

古文:道士曰: 吾试往观之。
现代文:道士说: 待我去看看。

古文:见所贴符曰: 原来用得不如法耳。
现代文:道士见了那人所贴的驱蚊符说: 原来是用得不合方法的缘故。

古文:问: 如何用法?
现代文:那人问: 那该怎么个用法?

古文:曰: 每夜赶好蚊虫,须贴在帐子里面。
现代文:道士说: 每天晚上赶好蚊虫,必须将驱蚊符贴在蚊帐里面。

古文:谢符
现代文:谢符

古文:一道士过王府基,为鬼所迷,赖行人救之,扶以归。
现代文:有个道士碰到王府的墓地,被鬼所迷,凭借过路人相救,扶他回来。

古文:道士曰: 感君相救,无物可酬,有避邪符一道,聊以奉谢。
现代文:道士说: 感谢你相救,没什么东西可以酬谢,只有避邪符一道送给你,略表谢意。

古文:鬼王撒尿
现代文:鬼王撒尿

古文:大族出丧,路逢大雨。
现代文:有个大族人家出丧,路遇大雨。

古文:女眷人等,避于路旁檐下。
现代文:女家眷等人,躲避在路旁庙檐下。

古文:和尚没处存身,暂躲在开路神腹内。
现代文:和尚没处存身,暂时躲藏在开路神腹内。

古文:少顷,一僧从神腰里伸头探望,看雨住否。
现代文:不一会,一个和尚从开路神腰里伸出头来探望,看雨停了没有。

古文:诸女眷惊曰: 我们回避,开路神要撒尿哩。
现代文:众女家眷吃惊地说: 我们赶快回避,开路神要撒尿哩!

古艳部

古文:原不识字
现代文:原不识字

古文:有延师教其子者,师至,主人曰: 家贫,多失礼于先生,奈何!
现代文:有个人要请一位先生教育自己的孩子。有一天,一个人来应聘,主人说: 我们家贫穷,可能有很多对先生失礼的地方,您看怎么样啊?

古文:师曰: 何言之谦,仆固无不可者。 主人曰: 蔬食,可乎? 曰: 可。
现代文:这位先生说: 不用这么客气,我本来就没什么计较的。 主人说: 吃蔬菜,可以吗? 答: 可以。

古文:主人曰: 家无臧获,凡洒扫庭除,启闭门户,劳先生为之,可乎?
现代文:主人说: 家里没有奴仆,凡是打扫庭院,开门关门,有劳先生做,可以吗? 答: 行。

古文:曰: 可。 主人曰: 或家人妇子欲买零星杂物,屈先生一行,可乎?
现代文:主人说: 有时家里人,妇女孩子想买零星杂物,委屈先生去跑一趟,可以吗?

古文:曰: 可。
现代文:答: 可以。

古文:主人曰: 如此,幸甚!
现代文:主人说: 如果是这样,就太好了!

古文:师曰: 仆亦有一言,愿主人勿讶焉。
现代文:之后,先生也说: 我也有一句话,希望主人不要惊讶。

古文:主人问何言?
现代文:主人问他什么话?

古文:师曰: 自愧幼时不学耳!
现代文:先生说: 我自愧小时候没有好好学习!

古文:主人曰: 何言之谦。
现代文:主人说: 何必说这样谦虚的话。

古文:师曰: 不敢欺,仆实不识一字。
现代文:先生说: 不敢欺骗你,我其实一字不识呀!

古文:小恭五两
现代文:小恭五两

古文:讹诈得财,蜀人谓之敲钉锤。
现代文:讹诈得财,蜀人叫做敲钉锤。

古文:一广文善敲钉锤,见一生员在泮池旁出小恭,上前扭住吓之曰: 尔身列学门,擅在泮池解手,无礼已极。
现代文:一位先生善于敲钉锤,他看见一个新学生在泮池旁边小便,上前扭住他并吓唬说: 你身在学堂,擅自在泮池解手,无礼至极。

古文:饬门斗: 押至明伦堂重惩,为大不敬者戒。
现代文:命令守门人道: 押到明伦堂审问清楚,这是最大的不尊敬人,应该警戒的。

古文:生员央之曰: 生员一时错误,情愿认罚。
现代文:学生央求他说: 学生一时犯错,情愿认罚。

古文:广文云: 好在是出小恭,若是出大恭,定罚银十两。
现代文:先生说: 幸好是解小手,若是解大手,一定罚你银子十两。

古文:小恭五两可也。
现代文:解小手,罚五两就行了。

古文:生员曰: 我这身边带银一块,重十两,愿分一半奉送。
现代文:学生说: 我身边只带了一块银子,重十两,愿分一半奉送给您。

古文:广文云: 何必分,全给了我就是了。
现代文:先生说: 何必分开,全给我就是了。

古文:生员说: 老师讲明,小恭五两,因何又要十两?
现代文:学生说: 老师讲明,解小手五两,为什么又要十两?

古文:广文曰: 不妨,你尽管全给了我,以后准你泮池旁再出大恭一次,让你五两。
现代文:先生说: 不要紧,你尽管全给了我,以后准你在泮池旁解大手一次,让你五两银子。

古文:千万不可与外人说,恐坏了我的学规。
现代文:千万别对外人讲,恐怕败坏了我的学规。

古文:不准纳妾
现代文:不准纳妾

古文:有悍妻者,颇知书。
现代文:有个非常厉害的妻子,读过很多书。

古文:其夫谋纳妾,乃曰: 于传有之,齐人有一妻一妾。
现代文:她的丈夫谋划着娶小妾,就说: 以前有过这样的事,齐国人有一妻一妾。

古文:妻曰: 若尔,则我更纳一夫。
现代文:妻子说: 如果像你那样,我也要再找一个丈夫。

古文:其夫曰: 传有之乎?
现代文:她的丈夫问: 过去有过这样的事吗?

古文:妻答曰: 河南程氏两夫。
现代文:妻子回答道: 河南叫程氏的妇女有两个丈夫。

古文:夫大笑,无以难。
现代文:丈夫大笑,想不出什么办法再难为她。

古文:又一妻,悍而狡,夫每言及纳妾,辄曰: 尔家贫,安所得金买妾耶?
现代文:另外,还有个做妻子的,又厉害,又狡猾。丈夫每次说到要娶小妾,她就回答道: 你家穷,怎么能够有钱买妾呢?

古文:若有金,唯命。
现代文:如果有了钱,就听你的话,按你的意思办。

古文:夫乃从人称贷得金,告其妻曰: 金在,请纳妾。
现代文:丈夫就从别人那里借来钱,对他妻子说: 钱在这儿,请给我娶小妾吧!

古文:妻遂持其金纳袖中,拜曰: 我今情愿做小罢,这金便可买我。
现代文:他的妻子便把钱装在自己的袖子里,之后下拜着说: 我现在情愿做小妾,这些钱就可以买我。

古文:夫无以难。
现代文:丈夫没有什么办法再难为她。

古文:惯撞席
现代文:惯撞席

古文:一乡人做巡捕官,值按院门,太守来见,跪报云: 太老官人进。
现代文:一个乡下人做了巡捕,负责看守按院的大门,太守来了,他跪着报告说: 太老官人进。

古文:按君怒,责之十下。
现代文:太守很生气,下令打他十大板。

古文:次日太守来,报云: 太公祖进。
现代文:第二天,太守又来了,他又报告说: 太公祖进。

古文:按君又责之。
现代文:太守又打了他。

古文:至第三日,太守又来,自念乡语不可,通文又不可,乃报云: 前日来的,昨日来的,今日又来了。
现代文:到第三天,太守又来了。乡下人考虑到乡下土话不行,书面语也不行,所以就报告说: 前天来的,昨天来的,今天又来了。

古文:先后
现代文:先后

古文:有人剃头于铺,其人剃发极草率,既毕,特倍与之钱而行。
现代文:有个人到理发店去理发,理发师剃头很粗糙,等到理完了,这个人却故意付了加倍的钱就走了。

古文:异日复往,其人竭力为主剃发,加倍工夫,事事周到,既已,乃少给其资。
现代文:过了些日子,他又到那个理发店去理发,理发师尽力为他理发,而且下了加倍的工夫,样样都服务得很周到。等到理完了,竟少付工钱。

古文:其人不服曰: 前次剃头草率,尚蒙厚赐,此番格外用心,何可如此?
现代文:理发师不服气地说: 上次理得粗糙,还得到您的赏赐,这次给您理得格外细心,怎么反倒少付钱呢?

古文:此人谓曰: 今之资,前已给过。
现代文:这个人说: 今日的工钱,上次已经给过了。

古文:今日所给乃前次之资也。
现代文:今天给的钱,是上次的工钱哪!

古文:狗父
现代文:狗父

古文:陆某,善说话,有邻妇性不好笑,其友谓之曰: 汝能说一字令彼妇笑,又说一字令彼妇骂,则吾愿以酒菜享汝。
现代文:有个姓陆的人,很擅长说笑话。他家隔壁有个妇女不苟言笑,他的朋友告诉他说: 你能说一个字让那个妇女笑,又说一个字让那个妇女骂,我就愿意招待你一顿酒饭。

古文:一日,妇立门前,适门前卧一犬,陆向之长跪曰: 爷!
现代文:一天,那个妇女在门前站着,正好门前躺着一只狗,陆某人就向那狗长跪说: 爷!

古文:妇见之不觉好笑,陆复仰首向妇曰: 娘!
现代文:那妇女看了,不由得笑了起来,陆某人又抬起头向那妇女叫了声: 娘!

古文:妇闻之大骂。
现代文:那妇女一听,非常生气,破口大骂。

古文:应先备酒
现代文:应先备酒

古文:妻好吃酒,屡索夫不与,叱之曰: 开门七件事:柴、米、油、盐、酱、醋、茶,何曾见个酒字?
现代文:妻子喜欢喝酒,几次要酒,丈夫都不给,而且叱责她说: 开门七件事:柴、米、油、盐、酱、醋、茶,什么时候见过有酒这个字?

古文:妻曰: 酒是不曾开门就要用的,须是隔夜先买,如何放得在开门里面?
现代文:妻子说: 酒是不用开门就要用的,必须是头一夜先买好,怎么能够放在开门的事情里面呢?

古文:偶遇知音
现代文:偶遇知音

古文:某生素善琴,尝谓世无知音,抑抑不乐。
现代文:某先生平时喜欢弹琴,曾经说世上没有他的知音,总是怏怏不乐。

古文:一日无事,抚琴消遣,忽闻隔邻,有叹息声,大喜,以为知音在是,款扉叩之,邻媪曰: 无他,亡儿存日,以弹絮为业,今客鼓此,酷类其音,闻之,不觉悲从中耳。
现代文:一天闲着没事,他又弹琴消遣。忽然听到隔壁家有叹息的声音,以为遇到了知音,就敲人家门问是怎么回事。隔壁的老妇人说: 没有什么,死去的儿子生前以弹棉花为生,今天您弹琴的声音特别像他弹棉花的声音,听了,不觉悲从中来。

古文:帝怕妒妇
现代文:帝怕妒妇

古文:房夫人性妒悍,玄龄惧之,不敢置一妾。
现代文:房玄龄的夫人,性情又嫉妒,又凶狠,玄龄非常害怕她,不敢娶一个小妾。

古文:太宗命后召夫人,告以媵妾之流,今有定制,帝将有美女之赐。
现代文:太宗命皇后召见房夫人,告诉她,现在很风行纳妾,而且有规定,皇帝将有美女赏赐。

古文:夫人执意不回,帝遣斟以恐之,曰: 若然,是抗旨矣,当饮此鸩。
现代文:房夫人坚决不答应,皇帝命令给她送毒酒,用来恐吓她,说: 像这样,是抗旨呀,应当喝下这杯酒。

古文:夫人一举而尽,略无留难。
现代文:房夫人一饮而尽,丝毫没有为难的神色。

古文:曰: 我见尚怕,何况于玄龄?
现代文:皇帝说: 我看见了都害怕,更何况玄龄呢?

古文:仙女凡身
现代文:仙女凡身

古文:董永行孝,上帝命一仙女嫁之。
现代文:人间的董永很孝顺,天帝让一位仙女嫁给他。

古文:众仙女送行,皆嘱咐曰: 去下方,若更有行孝者,千万寄个信来。
现代文:众仙女为这个仙女送行,都嘱咐她说: 如果还有行孝的人,千万要捎个信回来。

古文:比职
现代文:比职

古文:甲乙两同年初中。甲选馆职,乙授县令。
现代文:甲乙两人同一年考中举人,甲被选到翰林院任职,乙被任命为县令。

古文:甲一日乃骄语之曰: 吾位列清华,身依宸禁,与年兄做有司者,资格悬殊。
现代文:有一天,甲傲慢地对乙说: 我官位阶高显贵,身居朝廷,与老兄做地方官相比,身份很悬殊啊。

古文:他不具论,即选拜客用大字帖儿,身份体面,何啻天渊。
现代文:别的事暂且不论,仅拜客用的名帖就显出我的身份极为体面,和你简直有天壤之别。

古文:乙曰: 你帖上能用几字,岂如我告示中的字,不更大许多?
现代文:乙说: 你的名帖能用几个字,怎能赶得上我告示中的字,难道不比你的作用大了许多?

古文:晓谕通告,百姓无不凛遵恪守,年兄却无用处。
现代文:能让各地都知道,百姓无不凛遵恪守,但你的名帖却毫无用处。

古文:甲曰: 然则金瓜黄盖,显赫炫耀,兄可有否?
现代文:甲说: 那我出行时有黄伞和卫士护卫,十分显赫炫耀,你可以这样吗?

古文:乙曰: 弟牌棍清道,列满街衢,何止多兄数倍?
现代文:乙说: 我出门的时候,持牌棍的人清道,队伍挤满大街小巷,所从人员是你的数倍。

古文:甲曰: 太史图章,名标上苑,年兄能无羡慕乎?
现代文:甲说: 我有太史官的印章,标有上苑字样,难道你不羡慕吗?

古文:乙曰: 弟有朝廷印信,生杀之权,惟吾操纵,视年兄身居冷曹,图章私刻,谁来惧你?
现代文:乙说: 我有朝廷授给的官印,生杀大权,归我操纵,看你身居冷官闲职,有了图章也是没有用处,谁怕你呢?

古文:甲不觉词遁,乃曰: 总之翰林声价值千金。
现代文:甲不由得词穷,于是说: 总之翰林的身价值千金。

古文:乙笑曰: 吾坐堂时百姓口称青天老爷,岂仅千金而已耶! 发利市
现代文:乙讥笑道: 我坐堂理事的时候,老百姓都喊我青天大老爷,难道不远远超过千金吗? 发利市

古文:一官新到任,祭仪门前毕,有未烬纸钱在地,官即取一锡锭藏好。
现代文:有个官员刚刚上任,在门前祭拜仪式完成后,发现地上有未燃的纸钱,就马上收取一叠纸钱藏好。

古文:门子禀曰: 老爷这是纸钱,要他何用?
现代文:看门的人禀报说: 老爷这是纸钱,要他有什么用?

古文:官曰: 我知道,且等我发个利市者。
现代文:官员回答说: 我知道,你等着我发钱财吧。

古文:贪官
现代文:贪官

古文:有农夫种茄不活,求计于老圃。
现代文:有个农夫栽种茄苗不活,向老菜农讨求栽种茄苗的方法。

古文:圃曰: 此不难,每茄树下埋钱一文即活。
现代文:菜农说: 这不难,只要每棵茄苗下埋上一文钱就能够活。

古文:问其何故,答曰: 有钱者生,无钱者死。
现代文:农夫问这是为何,菜农回答说: 有钱就能活,没钱只有死。

古文:有理
现代文:有理

古文:一官最贪,一日拘两造对鞫,原告馈以五十金,被告闻知,加倍贿托。
现代文:有个官吏十分贪婪,一天拘来原告与被告进行审讯,原告赠送给官吏五十两金子,被告知道后,便加倍贿赂这个官员。

古文:及审时,不问情由,抽签竟打原告。
现代文:等到审讯的时候,官吏不分青红皂白,抽签便打原告。

古文:原告将手作五数势曰: 小的是有理的。
现代文:原告伸出五个手指打手势说: 我是有理的。

古文:官亦以手覆曰: 奴才,你虽有理。
现代文:官吏也伸出一只手说: 你是有理。

古文:又以一手仰曰: 他比你更有理哩!
现代文:接着又把手一翻说, 他比你更有理呢!

古文:取金
现代文:取金

古文:一官出朱票,取赤金二锭,铺户送讫,当堂领价。
现代文:有个官员拿出朱笔写的传票,要换两锭赤金,金店的人送到后,当堂等着拿钱。

古文:官问: 价值几何? 铺家曰: 平价该若干,今系老爷取用,只领半价可也。
现代文:官员问: 一锭金子多少价钱? ,金店的人说: 通常的价钱应是若干,但如果是老爷要用,只收取一半的价钱就行了。

古文:官顾左右曰: 这等,发一锭还他。
现代文:官员瞅瞅周围的人说: 这样的话,退还给他一锭金子。

古文:发金后,铺户仍候领价。
现代文:退还一锭金子后,金店的人仍然等候着领钱。

古文:官曰: 价已发过了。
现代文:官员说: 钱已经给过了。

古文:铺家曰: 并未曾发。
现代文:金店的人说: 并没有给呀!

古文:官怒曰: 刁奴才,你说只领半价,故发一锭还你,抵了一半价钱,本县不曾亏你,如何胡缠?
现代文:官员十分恼怒,说: 你这个刁蛮的人,你说只收半价,因此退还一锭金子给你,抵偿了那一半价钱,我没有让你吃亏,为什么还胡搅蛮缠?

古文:快撵出去!
现代文:快撵出去!

古文:糊涂
现代文:糊涂

古文:一青盲人涉讼,自诉眼瞎。
现代文:有个患青盲眼的人被牵连到官司里,该人争辩说自己眼瞎。

古文:官曰: 你明明一双清白眼,如何诈瞎。
现代文:官员说: 你的一双眼青白分明,为什么假装瞎子?

古文:答曰: 老爷看小人是清白的,小人看老爷却是糊涂得紧。
现代文:那个人回答说: 老爷你看我是清楚的,但是我看老爷你却是糊涂的!

古文:不明
现代文:不明

古文:一官断事不明,惟好酒怠政,贪财酷民。
现代文:有个官吏断事糊涂,只嗜好饮酒,常常怠误政事,且又贪吝财物,残害百姓。

古文:百姓怨恨,乃作诗以诮之云: 黑漆皮灯笼,半天萤火虫,粉墙画白虎,黄纸写乌龙,茄子敲泥磬,冬瓜撞木钟,唯知钱与酒,不管正和公。
现代文:老百姓对他十分怨恨,于是作诗讥讽他说: 黑漆皮灯笼,半天萤火虫,粉墙画白虎,黄纸写乌龙,茄子敲泥磬,冬瓜撞木钟,唯知钱与酒,不管正和公。

古文:启奏
现代文:启奏

古文:一官被妻踏破纱帽。
现代文:有个官员被他的妻子踩坏了官帽。

古文:怒奏曰: 臣启陛下,臣妻罗唣,昨日相争,踏破臣的纱帽。
现代文:官员生气地向皇帝上书说: 启奏陛下,我妻子好吵闹,昨天和我相争,踩破我的官帽。

古文:上传旨云: 卿须忍耐,皇后有些惫赖,与朕一言不合,平天冠打得粉碎。
现代文:皇上传旨说: 你须忍耐,最近皇后有些顽皮,与我一言不合,就把我的平天冠打得粉碎。

古文:你的纱帽只算得个卵袋。
现代文:与其相比,你的官帽算得了什么。

古文:偷牛
现代文:偷牛

古文:有失牛而讼于官者,官问曰: 几时偷去的?
现代文:有个人丢了牛,也是就告到官府。官员问他说: 牛是什么时候丢的?

古文:答曰: 老爷,明日没有的。
现代文:那个人回答说: 老爷,是明天没有的。

古文:吏在旁不觉失笑。
现代文:旁边的一个差役听后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古文:官怒曰: 想就是你偷了。
现代文:官员大怒说: 想必就是你偷的了。

古文:吏洒两袖曰: 任凭老爷搜。
现代文:差役甩动两只袖子说: 任凭老爷您搜查。

古文:避暑
现代文:避暑

古文:官值暑月,欲觅避凉之地。
现代文:天气炎热,有个官员打算寻找避暑的地方。

古文:同僚纷议。
现代文:同僚们纷纷议论。

古文:或曰: 某山幽雅。 或曰: 某寺清闲。 一老人进曰: 山寺虽好,总不如此座公厅,最是凉快。
现代文:有的说某山幽雅,有的说某寺院清凉,有位老人进言道: 山上和寺院虽好,但都没有这大堂上凉快。

古文:官曰: 何以见得?
现代文:官员问: 为什么这样说?

古文:答曰: 别处多有日头,独此处有天无日。
现代文:老人回答说: 别的地方常常有太阳,只有这大堂上有天无日。

古文:强盗脚
现代文:强盗脚

古文:乡民初次入城,见有木桶悬于城上。问人曰: 此中何物?
现代文:有个乡下人第一次进城,见有木桶悬挂在城门上,便向别人问道: 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?

古文:应者曰: 强盗头。
现代文:那人回答说: 装的是强盗的头。

古文:及至县前,见数个木匣钉于谯楼之上,皆前官既去,而所留遗爱之靴。
现代文:等到了县衙门前,见数只木匣被钉在打更鼓的楼上,实际上都是以前当官的离任时所留下的靴子。

古文:乡民不知,乃点首曰: 城上挂的强盗头,此处一定是强盗脚了。
现代文:乡下人不晓得,于是点头说: 城门上挂的是强盗头,这里一定是强盗脚了。

古文:属牛
现代文:属牛

古文:众吏曰: 不知,请问其属? 官曰: 小我一岁,丑年生的。
现代文:有个官员过生日,典史官们听说他属鼠,便凑钱用黄金铸了一只老鼠,献给官员为之祝寿。官员十分欢喜,说: 你们是否知道我太太的生日也在近日? 众官吏回答说: 不知道,请问她属什么? 官员说: 她比我小一岁,属牛。

古文:同僚
现代文:同僚

古文:有妻、妾各居者。
现代文:有个人妻、妾分居。

古文:一日,妾欲谒妻,谋之于夫: 当如何写帖? 夫曰: 该用 寅弟 二字。
现代文:某日妾打算拜见妻,与丈夫商量应怎样写帖子,丈夫说: 该用 寅弟 二字。

古文:妾问其义如何,夫曰: 同僚写帖,皆用此称呼,做官府之例耳。
现代文:妾问为什么要这样写?丈夫说: 在一起做官的人写帖子,都用这样的称呼,这是官场的惯例。

古文:妾曰: 我辈并无官职,如何亦写此帖?
现代文:妾说: 我们并没有官职,为什么也写这样的帖子?

古文:夫曰: 官职虽无,同僚总是一样。
现代文:丈夫说: 你们是同僚的身份总该是没错的。

古文:家属
现代文:家属

古文:官坐堂,众后中有撒一响屁者。官即叫: 拿来!
现代文:有个官员坐在大堂之上,众人中有人放了一个响屁,官员立即喊道: 把屁拿来。

古文:隶禀曰: 老爷,屁是一阵风,吹散没影踪,叫小的如何拿得?
现代文:差役报告说: 老爷,屁是一阵风,吹散没影踪,叫我怎么拿得着?

古文:官怒云: 为何徇情卖放,定要拿到。
现代文:官员大怒说: 为什么徇情放跑,定要拿到。

古文:皂无奈,只得取干屎回销: 禀老爷,正犯是走了,拿得家属在此。
现代文:差役没有办法,只得拿来干屎回话: 报告老爷,正犯跑了,拿得家属在这里。

古文:州同
现代文:州同

古文:一人好古董,有持文王鼎求售者,以百金买之。
现代文:一个人酷爱古董,有人拿文王鼎出售,他以一百金买下。

古文:又一人持一夜壶至,铜色斑驳陆离,云是武王时物,亦索重价。
现代文:又一人拿一夜壶来,铜色斑驳陆离,说是周武王时的文物,要卖高价。

古文:曰: 铜色虽好,只是肚里甚臭。
现代文:文物爱好者说: 铜色虽然好,只是肚里臭得很。

古文:答曰: 腹中虽臭,难道不是个周铜?
现代文:卖的人说: 腹中虽然臭,难道不是个周铜?

古文:衙官隐语
现代文:衙官隐语

古文:衙官聚会,各问何职。
现代文:衙门里的官员聚会,互问担任什么职务。

古文:一官曰: 随常茶饭掇将来,盖义取现成也。 一官曰: 滚汤锅里下文书,乃煮簿也。
现代文:甲官说: 我是平日的茶饭随用随到。 乙官说: 我担任的职务是沸水锅里下文书,即煮簿。

古文:一官曰: 乡下蛮子租粪窖。
现代文:丙官说: 乡下的蛮子租用粪窖。

古文:问者不解,答曰: 典屎也。
现代文:问话的人不明白,丙官说: 典屎也。

古文:太监观风
现代文:太监观风

古文:镇守太监观风,出 后生可畏焉 为题,众皆掩口而笑,乃问其故,教官禀曰: 诸生以题目太难,求减得一字为好。
现代文:有个镇守太监观察民风,出 后生可畏焉 做题目,大家都掩口而笑。太监问大家笑的原因,教官报告说: 许多书生认为题目太难,请求去掉一字。

古文:乃笑曰: 既如此,除了 后 字,只做 生可畏焉 罢。
现代文:太监大笑说: 既然这样,去掉 后 字,改做 生可畏焉 吧。

古文:武弁夜巡
现代文:武弁夜巡

古文:一武弁夜巡。
现代文:有个武官夜里巡视。

古文:有犯夜者,自称书生会课归迟。
现代文:一个触犯夜规的人,自称是书生,说因为上课才回来晚了。

古文:武弁曰: 既是书生,且考你一考。
现代文:武官说: 既然是书生,姑且考你一下。

古文:生请题,武弁思之不得,喝曰: 造化了你,今夜幸而没有题目。
现代文:书生让武官出题,武官想了半天没想出题目,喝道: 算你运气,今夜幸而没有题目。

古文:垛子助阵
现代文:垛子助阵

古文:一武官出征将败,忽有神兵助阵,反大胜。
现代文:一个武官出征作战,眼看就要失败,忽然遇有神兵助阵,反而大获全胜。

古文:官叩头请神姓名,神曰: 我是垛子。
现代文:武官磕头请问神的姓名,神说: 我是箭靶神。

古文:武官曰: 小将何德,敢劳垛子尊神见救。
现代文:武官说: 小将我有什么功德,竟敢劳驾箭靶尊神前来救助?

古文:答曰: 感汝平昔在教场从不曾伤我一箭。
现代文:靶神回答说: 我是感谢你过去在练武场上,从来没有伤着过我一箭。

古文:进士第
现代文:进士第

古文:一介弟横行于乡,怨家骂曰: 兄登黄甲,与汝何干,而豪横若此?
现代文:一人哥哥中了进士,他就横行乡里,怨恨他的人骂他说: 你哥中了进士,与你有什么相干,这样横行霸道?

古文:答曰: 尔不见匾额上面写着 进士第 么?
现代文:答: 你不见我家匾额上面,写着 进士第 么?

古文:及第
现代文:及第

古文:一举子往京赴试,仆挑行李随后。
现代文:有个被推举应试的人到京都参加科举考试,仆人挑着行李跟在后面。

古文:行到旷野,忽狂风大作,将担上头巾吹下。
现代文:行走到旷野,忽然狂风大起,将担子上的头巾刮掉了。

古文:仆大叫曰: 落地了。
现代文:仆人大叫道: 落地了。

古文:主人心下不悦,嘱曰: 今后莫说落地,只说及第。
现代文:主人听后心里很不高兴,叮嘱说: 今后不要说 落地 ,只能说 及第 。

古文:仆颔之。将行李拴好,曰: 如今恁你走上天去,再也不会及第了。
现代文:仆人答应了,接着将行李拴好,说: 现在任凭你跑上天去,再也不会及第了。

古文:嘲武举诗
现代文:嘲武举诗

古文:头戴银雀顶,脚踏粉底皂。
现代文:头戴银雀顶,脚踏粉底皂。

古文:也去参主考,也来谒孔庙。
现代文:这样的人也去参主考,也来谒孔庙。

古文:颜渊喟然叹,夫子莞尔笑。子路愠见曰: 这般呆狗屎,我若行三军,都去喂马料。
现代文:颜渊喟然叹息,夫子莞尔发笑,子路恼怒说: 这般呆狗屎,我若管理三军,都让他们去喂马料。

古文:封君
现代文:封君

古文:有市井获封者,初见县官,甚跼蹐,坚辞上坐。
现代文:有个商人被封官,第一次拜见县官,十分拘束,坚持不肯坐上座。

古文:官曰: 叨为令郎同年,论理还该侍坐。
现代文:县官说: 实在有愧,我跟你儿子同岁,按理应当服侍你坐。

古文:封君乃张目问曰: 你也是属狗的么?
现代文:商人竟然瞪大眼睛问道: 你也是属狗的吗?

古文:老父
现代文:老父

古文:一市井受封,初见县官,以其齿尊,称之曰: 老先。
现代文:有个商人被封官,第一次拜见县官,因为商人年岁高,县官称他为 老先 ,商人为此含怒而回。

古文:其人含怒而归,子问其故,曰: 官欺我太甚,彼该称我老先生才是,乃作歇后语叫甚么老先。
现代文:孩子问他为何生气,商人说: 县官欺辱我太甚,他该称我老先生才是,可县官竟然作歇后语叫我什么 老先 ,这明明是瞧不起我。

古文:明系轻薄,我回称也不曾失了便宜。
现代文:因此我称呼他也没让他占便宜。

古文:子询问何以称呼,答曰: 我本应称他老父母官,今亦缩住后韵,只叫他声老父。
现代文:孩子问用的是什么称呼,商人回答说: 我本应该称他老父母官,今天也减掉后边二个字,只叫他声 老父 。

古文:公子封君
现代文:公子封君

古文:有公子兼封君者,父对之乃欣羡不已。
现代文:有个人是公子,同时又受到皇上封官,父亲对他羡慕不已。

古文:讶问其故,曰: 你的爷既胜过我的爷,你的儿又胜过我的儿。
现代文:儿子十分惊讶,问父亲为何羡慕不已,父亲回答说: 你的爹胜过我的爹,你的儿又胜过我的儿。

古文:送父上学
现代文:送父上学

古文:一人问: 公子与封君孰乐?
现代文:有个人问: 做公子与做受封的贵族哪一个高兴?

古文:答曰: 做封君虽乐,齿已衰矣。惟公子年少最乐。
现代文:另一个人回答说: 做受封的贵族虽然高兴,但年高衰老了,只有做公子年岁小才是最高兴的。

古文:其人急趋而去,追问其故,答曰: 买了书,好送家父去上学。
现代文:问话的人急忙跑走,那人追问他跑的原因,回答说: 买了书,好送我的父亲去上学。

古文:纳粟诗
现代文:纳粟诗

古文:赠纳粟诗曰: 革车买得截然高,周子窗前满腹包。
现代文:有首赠纳粟诗,说: 革车买得截然高,周子窗前满腹包。

古文:有朝若遇高曾祖,焕乎其有没分毫。
现代文:有朝若遇高曾祖,焕乎其有没分毫。

古文:考监
现代文:考监

古文:一监生过国学门,闻祭酒方盛怒两生而治之,问门上人者,然则打欤?
现代文:有个监生经过京都官办的学校,听到祭酒正发怒要惩处两个书生,便向学堂的人询问: 是要打,还是要囚禁起来?

古文:罚欤?镦锁欤?答曰: 出题考文。
现代文:学堂的人说: 出个题目让其作文

古文:生即咈然,曰: 咦,罪不至此。
现代文:监生不悦,立刻嚷道: 咦,惩处不应达到如此地步!

古文:坐监
现代文:坐监

古文:一监生妻屡劝其夫读书,因假寓于寺中,素无书箱,乃唤脚夫以罗担挑书先往。
现代文:有个监生的妻子多次劝其丈夫读书,由于借住在寺庙里,平素没有书箱,于是唤脚夫用箩担挑书先去。

古文:脚夫中途疲甚,身坐担上,适生至,闻傍人语所坐《通鉴》,因怒责脚夫,夫谢罪曰: 小人因为不识字,一时坐了鉴,弗怪弗怪。
现代文:脚夫走到途中很劳累,便坐在担子上,正好监生赶到,听邻近的人说脚夫坐在《通鉴》上,于是大怒责备脚夫,脚夫道歉说: 我因为不识字,一时坐了鉴,不要怪不要怪。

古文:咬飞边
现代文:咬飞边

古文:贫子途遇监生,忽然抱住咬耳一口,生惊问其故,答曰: 我穷苦极矣。见了大锭银子,如何不咬些飞边用用。
现代文:有个穷人路遇书生,忽然抱住书生冲其耳朵咬了一口。书生十分惊恐,问穷人为何这样,穷人说: 我穷极了,见了大锭银子,难道不能咬些飞边享用一下吗?

古文:入场
现代文:入场

古文:监生应试入场方出,一故人相遇揖之,并揖路旁猪屎。
现代文:有个监生应试入场刚刚出来,与一旧友相遇,旧友向监生作揖,又向路旁猪屎作揖。

古文:生问: 此臭物,揖之何为?
现代文:监生问: 这样的臭物,为什么要为之作揖?

古文:答曰: 他臭便臭,也从大肠里出来的。
现代文:旧友回答说: 他臭是臭,但也是从大肠里出来的。

古文:书低
现代文:书低

古文:一生赁僧房读书,每日游玩,午后归房。
现代文:有个书生租借和尚的房子读书,天天游玩,直到每天午时以后才回来。

古文:呼童取书来,童持《文选》,视之曰低;持《汉书》,视之曰低;又持《史记》,视之曰低。
现代文:有一天回来时招呼仆人拿书来,仆人拿来《文选》,书生看后说低,又拿来《汉书》,书生看后说低,仆人又拿来《史记》,书生仍然说低。

古文:僧大诧曰: 此三书熟其一,足称饱学,俱云低何也?
现代文:和尚听后十分惊诧,说: 这三种书精通其一种,足可以称其为学问高深,你全都说低为什么?

古文:生曰: 我要睡,取书作枕头耳。
现代文:书生回答: 我要睡觉,拿书只是做枕头罢了。

古文:监生娘娘
现代文:监生娘娘

古文:监生至城隍庙,傍有监生案,塑监生娘娘像。
现代文:有个监生来到城隍庙,看到邻近处有监生的几案,塑有监生娘娘像。

古文:归谓妻曰: 原来我们监生恁般尊贵,连你的像,早已都塑在城隍庙里了。
现代文:监生回来对他的妻子说: 原来我们监生如此尊贵,连你的像,都早已雕塑在城隍庙里了。

古文:监生自大
现代文:监生自大

古文:城里监生与乡下监生各要争大,城里者耻之曰: 我们见多识广,你乡里人孤陋寡闻。
现代文:城里监生与乡下监生互相争大。城里监生对乡下监生瞧不起地说: 我们见多识广,而你们乡里人孤陋寡闻。

古文:两人争辩不已,因往大街同行各见所长。
现代文:两个监生争辩不止,于是去大街行走,各自寻找谁大的证据。

古文:到一大第门首,匾上 大中丞 三字,城里监生倒看指谓曰: 这岂不是 丞中大 乃一徵验。
现代文:走到一大宅门口,匾上书有 大中丞 三字,城里监生倒看指其说: 这岂不是 丞中大 ,这是一证据。

古文:又到一宅,匾额是 大理卿 ,乡下监生以 卿 字认做 乡 字,忙亦倒念指之曰: 这是 乡里大 了。
现代文:又到一宅,匾额是 大理卿 ,乡下监生把 卿 字认做 郷 字,急忙倒念指其匾额说: 这是 乡里大 了。

古文:两人各不见高下。又来一寺门首,上题 大士阁 ,彼此平心和议曰: 原来阁士大。
现代文:两个书生分不出高低,又来到一座寺院门口,上面书写着 大士阁 ,两个监生看后彼此平心静气地说: 原来 阁士大 。

古文:王监生
现代文:王监生

古文:一监生姓王,加纳知县到任。
现代文:有个监生姓王,得到县官职务走马上任。

古文:初落学,青衿呈书,得牵牛章,讲诵之际,忽问那 王见之 是何人,答曰: 此王诵之之兄也。
现代文:到任后,有个读书人恭敬地送上《孟子》一书,县官看到《梁惠王·牵牛》一章时,忽然问: 书中的王见之是何人? 读书人回答说: 是王诵之的哥哥。

古文:又问那 王曰 然是何人,答曰: 此王曰,叟之弟也。
现代文:县官又问: 书中的王曰是何人? 读书人回答说: 王曰是老先生的弟弟。

古文:曰: 妙得紧。且喜我王氏一门,都在书上。
现代文:县官说: 妙得很,实在令人欢喜,我王姓一家,都在书上。

古文:自不识
现代文:自不识

古文:有监生穿大衣,带圆帽,于着衣镜中自照,得意甚,指谓妻曰: 你看镜中是何人?
现代文:有个监生穿大衣,带圆帽,对着衣镜照看自己,极为得意,指其镜子对妻子说: 你看镜中是何人?

古文:妻曰: 臭乌龟,亏你做了监生,连自都不识。
现代文:妻子说: 臭乌龟,亏你做了监生,连自都不认识。

古文:监生拜父
现代文:监生拜父

古文:一人援例入监,吩咐家人备帖拜老相公。
现代文:有个人当了监生后,吩咐仆人准备帖子拜老父亲。

古文:仆曰: 父子如何用帖,恐被人谈论。
现代文:仆人说: 父子怎能用帖呢,恐被别人谈论。

古文:生曰: 不然,今日进身之始,他客俱拜,焉有亲父不拜之理。
现代文:监生说: 你说的不对,我刚刚当官,其他客都拜,哪有亲父不拜之理?

古文:仆问: 用何称呼?
现代文:仆人问: 用什么称呼呢?

古文:生沉吟曰: 写个 眷侍教生 罢。
现代文:监生沉思道: 写个 眷侍教生 吧。

古文:父见,怒责之,生曰: 称呼斟酌切当,你自不解。
现代文:监生的父亲看到帖子,十分恼怒。监生对父亲说: 称呼斟酌贴切适当,你自己没领会。

古文:父子一本至亲,故下一眷字;侍者,父坐子立也;教者,从幼延师教训;生者,父母生我也。
现代文:父子本是至亲,故下一 眷 字, 侍 字,是父坐子立之意; 教 字,是从小请师教训之意; 生 字是父母生我之意。

古文:父怒转盛,责其不通。
现代文:父亲听了监生的辩白,更加恼羞成怒,指责其不通。

古文:生谓仆曰: 想是嫌我太妄了,你去另换个晚生帖儿来罢。
现代文:监生对仆人说: 想必是父亲嫌我太傲慢了,你去换个晚生贴儿来罢!

古文:半字不值
现代文:半字不值

古文:一监生妻谓其孤陋寡闻。使劝读书。
现代文:有个监生的妻子认为丈夫孤陋寡闻,便勉励他读书。

古文:问: 读书有甚好处?
现代文:监生问: 读书有什么好处?

古文:妻曰: 一字值千金,如何无益?
现代文:妻子说: 一字值千金,难道无益?

古文:生答曰: 难道我此身半个字也不值?
现代文:监生回答说: 难道我半个字也不值?

古文:借药碾
现代文:借药碾

古文:一监生临终,谓妻曰: 我一生挣得这副衣冠,死后必为我殡殓。
现代文:有个监生临死的时候,对妻子说: 我一生挣得这副衣帽,死后一定为我穿戴好再入葬。

<p

推荐文章

初三的作文【通用8篇】

每个人在日常的学习、工作或生活中都熟悉作文。根据写作命...

中考倒计时各科复习有奇招:化学

化学  难点和重点,问题上多下功夫  化学复习分为三轮...

可按 ESC 键退出搜索

0 篇文章已搜寻到~